风流侠女 第1章

  第一章 风流剑别师离九凤
  第二章 匡大娘猛斗铁公鸡
  第三章 紫兰女力擒铁扫把
  第四章 九头怪礼聘风流剑
  第一章 风流剑别师离九凤
  九凤山的山势险恶,高有万丈,山下的道路崎嶇难行,山上根木没有道路,半山之中,仅有一些羊肠小道,那只是山下樵夫,上山吹柴走出来的一些小径。
  此山之中,都是原始的森林,山中的野猷以虎豹最凶,其中以猴子最多,在这座险恶的深山之中,有一座红云寺,这座庙宇也不知是什么时侯建立起来的!
  由山下通往红云寺,根本无有真正的路可走,寺中的僧人上下此山,都是经过那些羊肠小道,或穿过丛林,越过很多的艰险,才能通过。
  因此这座寺庙,在生存困难之中的寺院僧人,都弃他而去,留下了这座红云寺空无人迹。数十年之前,威震武林的神奇剑曾经在江湖之中,名噪武林,凡是在江湖之中行走的人士,谁不知道位位神奇剑吕智深的大名。虽然他的一生武功高强,而他以这高强的功力,在外面专门做些寻花问柳的事情,随后几年,传出了很多的姦淫事情来!也下了无数的恩怨!
  到了这位神奇剑快七十岁的时侯,他觉得生命也快到尾声了,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之中路过这九凤山,听得当地人们谈起山中之事,神奇剑就到山中去了一趟。
  他发现了红云寺高踞在山岭,早巳无人居住,寺中的神像大部都毁坏了!
  神奇剑觉得这个地方与世隔绝,是一个晚年安身最好的居所,他就在这红云寺中住了下来,数年之后,乾脆就自称智深和尚,在寺中一住数年,好在寺中就是他一个人,自己愿意怎样就怎样。无人和他争论﹗
  神奇剑吕智深的大名,在武林之中,这些年来,已经被人忘记了﹗他隐居在红云寺中,其目的地是逃避所作的脏事,更以和尚的身扮隐藏了以前的罪恶。
  九凤山可以说是人迹少见的地方,神奇剑在十多年前,下得山来,去办购平日所用之物,当他回山之时,在丛林之中遇见了一个弃婴,这个婴儿是被人丢弃这九凤山的山脚下。
  神奇剑一看,这四下的周围有七八十里,没有居民,这个婴儿是从哪里来的,同时这小孩要是弃婴,也应该丢在大路之上好让别人捡去。如今这个小孩丢在深山的丛林之中,此山既高且险,常年无人来此,我若不把这小孩抱回寺中去,一定会被野兽吃掉。
  一生之中做过无数的坏事的人,这时他有了侧隐之心,神奇剑这时巳是一位老人了,他抱起这个小孩就回到寺中,不厌其烦的慢慢的以粥汤之类餵这个小孩,这个小弃婴是位女孩,神奇剑在她的身上,找不出一丝线索,他想不明白,这婴儿的父母何以如此狠心,想得多了,就渐渐的生出了爱心﹗
  这女孩也十分的可爱,在寺中成了神奇剑的一个精神上的寄托了!
  光阴以箭,转瞬六七年过去了,神奇剑看到此女渐渐地长成了,就给她取了一个很美丽的名字,叫做紫兰,又以「罗」字给她做姓氏,叫做罗紫兰。
  紫兰到了八岁时,神奇剑就教她武功,此女天生的聪慧,身体也特别的健康,教她什么,一学就成,同时还可以学一反三,在武功上,日日进步!老迈的吕智深也教导她读书写字,样样都是一学便会,日子久了,神奇剑和罗紫兰相处得如同父女一般,但神奇剑仅让紫兰称他为师父。
  到了紫兰十三岁时,神奇剑见她的功力巳经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武林之中不论功力多高的高手,也无法可以取胜紫兰了。
  神奇剑暗想,自己的来日也不多了,同时此女的悟心特别高,我何不把平生的武功都教给她呢。
  吕智深既然有了此意,就时时的传授紫兰许多独门的功力,并且亲自一一指点经过了两三年之后。罗紫兰不但武功奇高,轻功更是超人。
  神奇剑就对罗紫兰说,他是这红云寺的智深和尚,隐居在九凤山上安度晚年,并说出当年是神奇剑的大名,武功曾经威震天下。
  想不到神奇剑巳经有九十多岁了,罗紫兰也有十七八岁了。
  紫兰知道了师父的过去是一位武林大侠,她也有心,要成为武林之中最有名气的女侠﹗
  此女人已长成,神奇剑见她的武功日成,就对她说道﹕「紫兰﹗现在妳已经长成,武功也有了成就,此山之中并非妳的安身之所,为师也巳年迈,想要命妳下山,去寻找妳自己的归宿﹗」
  「师父﹗徒儿愿陪伴师父﹗」
  神奇剑笑道﹕「如今妳巳到了应该自立的年岁了,不能久留此山,妳下山之后,师父也要离此他地。」
  紫兰道﹕「师父要去何处﹖将来徒儿要在何地才能和师父见面﹖」
  神奇剑道﹕「我巳活得将近百岁了,此去自然有安身之所,不必多问,望妳好自为之﹗」
  罗紫兰见师父一定要她下山,一时不知要往何处而去,免不了有些依依难舍的心情,忍不往就流下泪来。
  神奇剑笑道﹕「何必作此伤心的想法﹖妳离此可往江南而去,江南是鱼米之乡,以妳的武功不难混出名来,妳可安心前往﹗」
  第二天一大早,罗紫兰就收抬好了,准备下山,神奇侠就把他自已的一对宝剑也赠送给紫兰,她叩拜了师恩,就离开了九凤山。
  罗紫兰下了九凤山,一路上朝著东南方而行。
  走了两三天,才走到平坦的大地上,这位生在深山之中的少女,第一次看见了美好的城镇和田原,真是心花怒放。
  她来到一个大的城镇之中,向别人一打听,这里叫做平原镇是一个水陆的码头,人囗也特别的多。
  南来北往的商人,大部份都聚集在这个镇上,交换货物,客栈也特别的多。罗紫兰在镇中走来走去的,四处观看,加上她的好奇心,往往看一件事物,都要花费一些时,慢慢的去推想。
  看看天色也快黑了,这时她才想到还没有住的地方﹗
  她向著街中四处看看,有很多的客栈,店家正在招呼著客人,紫兰找了一家大一点的客栈,就走了进去。
  店家一看,一位年青的姑娘,揹了一把宝剑,走了进来,连忙问道﹕「姑娘,妳是要住店的么﹖」
  紫兰点点头道﹕「是呀﹗替我找一间上房好了﹗」
  店家道﹕「姑娘是几个人住?」
  紫兰道﹕「就是我一个人,难道不能住吗?」
  店家一看,这姑娘说话有些不高兴的样子,又看她揹著宝剑,一付侠士的打扮。
  店家就笑著说道:当然是可以,不过我们客楼之栈都是一些行商,住的完全都是男人,恐怕对姑娘不太方便﹗」
  紫兰道﹕「大家都是住店,有什么不方便,别人给钱,我也少不了你的,你只给我一个人找一间房就好了﹗」
  店家这时无奈的说道﹕「一间房是有,但是我们一间房都是住四五个客人,姑娘一人往一间,这样本店就要亏本了。」
  紫兰笑道﹕「原来是这样呀,那很简单呀,你去问问,有那个客人敢和我住在一间房中﹖如果有,你儘管叫他们住进来好了﹗」
  店家笑道﹕「姑娘﹗我说得明白一点,大概你就明白了,妳要一人住一间是要付四个人的房钱,这店不是我的,我是给老板做事的,老板怎么交待,我怎么办,姑娘不要为难我才好。」
  紫兰笑道﹕「要钱很容易﹗何必说了那么多的废话﹖我明天付你四个人的房钱好了,但是一定要你老扳来收钱我才给﹗」
  店家道﹕「我们这里,都是早晨出店时老板自己收钱,既然姑娘愿意了,我就带妳去客房好了﹗」
  店家把罗紫兰安排在一间小房间之中,送来了一些茶水,人就离去了。
  紫兰下山时,神奇剑给了她有百两的银子,她在山上时,不知道银子的妙处,现在突然的明白了。
  在这家客栈之中,一住就是三天,平原镇的热闹和她有生以来没见过的事物太多了﹗罗紫兰正当青春时期,人类生来的本能,她一点也不缺少,每天这家客栈之中,见到很多的卖春女郎,一个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跟那些客人打情骂俏,看得紫兰心神乱跳。
  刚一开始,紫兰对于这些男女的挑逗还有些脸红,经过了两次,她觉得满有意思的。每当她走过这些客人的面前,大家都在注靦著她,而紫兰是一个长得很美的女郎,年纪又轻,走起路来,全身都散发著迷人的劲道。
  在平原镇住到第四天,紫兰想要走,去一些更大更热闹的地方,见识一下这个世界,她有了这个决定,第二天一早算清店钱,揹了宝剑,就离开了平原镇。在路上走了一两天,随走随看著,沿途游玩著,她心中在想常常听师父说花花世界,如今看起来这个世界,真是一个花花世界了,包括了人和物,每一件都是十分美好的﹗
  罗紫兰贪看风景,一路上走过了几个大的集镇,她看看天色尚早,就顺著一条河流走了下去,将近黄昏时刻,夕阳快要落山了,河岸的山边上,那些牧牛的人,都牵著牛,在河边饮水,男女的牧童共有十多个,其中最大的有有八九岁,小的也有十二三岁。
  这些牧童们坐在河边互相的嬉笑著,脸上一点忧愁也没有,紫兰看了这一美丽的景象,心中的感受特别多,这是在九凤山上难得看到的情景。等到这一群牧童离去之后,紫兰看著满天的晚暇照红了这一遍山谷,她一面看一面的向前走去。
  经过了一个小山边的下面,河流由此流了下去,看到有两条牛依然在河岸上吃若青草,四下看了一看,没有看到牧牛的人儿。
  罗紫兰本来想要走了,突然就听到河岸下面的一块大青石之下,有人的笑声。一种好奇的心情,由然而生,紫兰就走到那块大青石下面一看,一个二十多岁的男子,脱得光光的,正站在一个十八九岁的女子面前,男子把屁股向前面挺著,下面的一根肉棒,翘得高高的。
  那女子正用手在男子的肉棒上摸著,笑嘻嘻地说道﹕「小秃子,你这东西越来越大了,比前几天我摸的时侯大了好多﹗」
  小秃子道﹕「不是长大了﹗是两三天没插穴,硬得厉害些﹗」
  女子道﹕「我才不信,前两天才给你弄过,你怎么老想弄﹖」
  小秃子笑道﹕「说实在的,我现在天天的想妳﹗夜里做梦有时候还会叫阿桃﹗」
  女子笑道﹕「你做梦叫我做什么﹗」
  小秃子道﹕「想插穴嘛﹗一醒了过来,鸡巴就硬得使人肚子痛,好阿桃﹗现在给我弄一下好吗﹖我都急死了﹗」
  叫做阿桃的女子道﹕「天都快黑了,我还要回去作饭,回去晚了,妈妈又会骂人了。」
  小秃子道﹕「弄快一点嘛﹗现在还早嘛﹗」
  阿桃道﹕「每次跟你弄,都是弄好久才出来,人都累死了﹗」
  小秃子道﹕「妳不喜欢插穴呀﹖」
  阿桃道﹕「喜欢当然是喜欢,常常给你弄都上癮了,我也天天都想,可是又怕回去晚了挨骂﹗」
  小秃子这时就把阿桃搂著,解开了阿桃的衣服,阿桃的两个奶子就露了出来,小秃子张嘴就把她的奶子吸到嘴里,吸得阿桃,嘻嘻的笑著。
  罗紫兰是在他们的石块后面,看得很清楚,一看那小秃子在吃阿桃的奶子,紫兰全身马上就起了作用,浑身都有些麻麻的。紫兰就用手捏捏自己的奶子,觉得比阿桃的还要大些呢﹗她是第一次看到男女两人在一块偷弄这事,引发了好奇心﹗
  罗紫兰就要看个明白出来,她隐身在大青石块的后面,偷偷的看著。
  这时那个阿桃就用手把小秃子的鸡巴握在手中,前后的套弄了一会。
  紫兰一看,小秃子的鸡巴被套得龟头暴涨得通红,同时变得好大,阿桃这时也把裤子脱了下来。
  小秃子一看,就搂著阿桃的屁股,用手在阿桃的穴上摸。
  小秃子笑道:现在妳的小穴穴毛也长了好多了,穴也鼓得高了一些﹗」
  阿桃道﹕「都是你吗﹗结你弄过之后,穴毛就多起来了,穴也鼓高了,我听说这是你们男人的那种水射进去得太多了,才会这样﹗」
  小秃子笑道﹕「妳家隔壁那个小寡妇天天都在偷汉子,下面那个穴,一定比妳的毛还要多得多呢﹗」
  阿桃道﹕「我怎么能跟她比吗﹗她每天夜里都有男人,天天都换男人,我们村子里的那几个三十来岁的男人,都跟她玩过。」
  小秃子笑道﹕「我知道,我看到过好几个男人,一到她家中,就把小寡妇抱﹗」
  阿桃道﹕「小寡妇才二十七岁,也没有生过孩子,人家骂她是浪骚货,现在我也明白了,不是她浪骚,就拿我来说,跟你弄过这事之后,我天天地想跟你一块,下面的穴好会痒,痒得厉害了,真的像要命一样﹗」
  紫兰听到他们说到穴,就伸手摸摸自己的穴,也有些痒养的,同时也有些水流出来了﹗
  小秃子说道﹕「阿桃﹗快吗﹗入一下,我们就同去了﹗」
  阿桃道﹕「先给你入一下,等晚上吃过晚饭,家里的人都睡了,我们再到村前的那个草棚中,再入两次好吗﹖」
  小秃子道﹕「当然好,入一夜我也愿意呀﹗」
  阿桃道﹕「在草棚比较好,地上有草垫著,软软的很舒服,这地方一块大石头,又凉又硬的,很不舒服﹗」
  小秃子道﹕「妳趴在石头上,把屁股翘起来,我从后面进去。」
  阿桃道﹕「只有这样才可以,那天你叫我陲在石头上,入了一次,弄得骨头都会痛﹗」
  小秃子道﹕「就是吗﹗我的两个膝盖也磨破了,好几天才好﹗」
  紫兰暗想,这两个人马上就要入穴了,看看他们是怎么一个弄法﹗
  小秃子将阿桃按在石头上,阿桃就用手趴在石头上,上身趴下去,屁股翘得高高的,小秃子伸手,就在阿桃白嫩嫩的屁股上,用手摸著。
  阿桃道﹕「你怎么这样喜欢摸我的屁股﹖摸得我穴里祇是冒水﹗」
  小秃子道﹕「妳的屁股好白,又大又嫩,怎么不喜欢吗﹗摸到手上,好过癮呀﹗」
  阿桃道﹕「哎呀﹗我都快痒死了,快插穴吗﹗急死人了﹗」
  这时小秃子就把鸡巴对著阿桃的屁股上,揉了几下。
  阿洮把手伸到屁股后面,抓牲丁鸡巴,取在冗囗上,就揉了几下。
  小秃子一低头,就看到阿桃的穴口,只是冒黏水,就说道﹕「阿桃﹗妳穴里的穴水流出来了好多,我入进去了﹗」
  阿桃道﹕「好嘛﹗里面痒得好要命,狠一点,用力一下顶进去﹗」
  小秃子用双手把阿桃的拨拨得开开的,硬鸡巴对著那个红嫩的穴眼中,用力的一顶﹗
  紫兰就看到阿桃把嘴一张,屁股往后一送,小秃子又用力的猛顶。
  阿桃就叫道﹕「哎唷﹗东西都顶进来了,好胀啊﹗」
  小秃子问道﹕「怎么会胀吗﹖」
  阿桃道﹕「你的鸡巴太硬太大了,一插进来,猛的一胀,穴口都抉插裂了﹗」
  小秃子笑道﹕「好舒服呵﹗鸡巴顶进穴眼里,又紧又热的又水汪汪的,这味道好美﹗」
  阿桃道﹕「我也是呀﹗一弄进穴,穴心上就不痒了,可是你一抽送,我会舒服得上天呢﹗会跟腾云一般样﹗」
  小秃子道﹕「妳趴好了,我叫妳上一次天好了﹗」
  小秃子一说完了,就搂著阿桃的屁股,硬鸡巴在穴中就猛顶起来了,一面顶又一面的伸手摸阿桃的大奶子﹗
  阿桃先是把牙一咬,嘴一裂,接著就猛喘了两下,喘过了,就忙著吞口水,同时屁股也摇起来了﹗
  紫兰一看,阿桃的穴张得一个红红的园洞,中间插进去一根大鸡巴,鸡巴毛在阿桃的穴口上,只是碰,穴里被顶得骚水只是流﹗
  紫兰见他们两人舒服得怪态百出,一会儿是小秃子猛顶,阿桃就猛喘,又猛吞口水,口中也「啊....啊......」的连声叫著。
  小秃子顶了一阵,就把阿桃搂得紧紧的,把鸡巴插在穴里,停止了抽送,两人同时的大喘气。
  阿桃道﹕「这样插穴真舒服﹗快顶哪﹗不顶我会疯呀﹗」
  小秃子道﹕「我怕给妳顶得穴里丢出来了,妳就不行了﹗」
  阿桃道﹕「不会呀﹗我可以丢两次,不信你就试试嘛﹗」
  小秃子听了好高兴,连忙搂著阿桃,又把硬鸡巴对著阿桃的穴里,狂抽猛顶﹗
  紫兰又一看,小秃子把鸡巴拔了好长出来,又「滋」的一声,整根的顶了进去,阿桃喘得跟牛一样,屁股也猛往后面迎送著﹗
  这时阿桃的穴中「卜滋﹗卜滋﹗」的只是响﹗
  两人的力也用得更大了,小秃子的肚子碰在阿桃的屁股上,肉碰肉的「啪....啪....啪....」打得好响﹗
  阿桃浪叫道﹕「啊....啊....我的穴呀......好..好舒服......唷........入到......穴心..小穴心....要开花了......」
  小秃子笑道﹕「妳开个花我看看﹗」
  阿桃道﹕「死像呀﹗小心我把你的鸡巴夹断﹗」
  小秃子道﹕「那好呀﹗夹断了,一天到晚穴里都有一根鸡巴在里面﹗」
  阿桃道﹕「不要说了,用力顶呀﹗我要丢了﹗」小秃子又是一阵猛插,入得阿桃快趴不稳了﹗
  她的穴心又是吸,穴口又是夹,屁股又是摇,穴水猛往外流﹗
  小秃子也用尽了最大的力气,狂顶一阵﹗
  阿桃就叫道﹕「啊....啊......我快......完了........」
  小秃子也是全身发酥,背上一麻一麻的,他搂著阿桃的屁股,人就趴在阿桃的背上。
  这时就听到穴里「卜卜......滋....卜卜......」
  阿桃叫道﹕「哎呀......完了......我丢出来了......好多啊........」
  小秃子也连喘了两口气﹕「我也射出来了﹗」
  阿桃道﹕「我感到了,射得好多,都射到我的穴心上了,好烫好舒服呀﹗」
  小秃子道﹕「鸡巴快软了,不能弄了,我拔出来好吗?」
  阿桃道﹕「哎呀﹗放在穴里再泡一会嘛﹗才流出来就拔掉了,穴里会空空的﹗」
  小秃子就趴在她的背上,两人都是又喘又笑的,鸡巴泡了一会,小秃子就站起来把鸡巴拔出来了﹗
  紫兰一看,刚才要插穴时,鸡巴硬得那凶,现在插过了,一拔出来,硬鸡巴就更成了一个软鸡巴,同时上面还有很多的白浆﹗
  又一看阿桃的穴,裂了一个红红的园洞,洞中的白桨往外只是冒,阿桃就连忙的蹲在地上,把腿分得开开的,让穴中的白桨,往外流出来。
  小秃子连忙穿上裤子,把上衣也套在身上,对著阿桃的脸上,摸了一把道﹕「阿桃﹗我走了﹗夜里我在草棚等妳呀﹗」
  阿桃道﹕「好嘛﹗你去把草棚地上先弄好,我去了就可以弄﹗」
  阿桃说著,也穿上了裤子、衣服都穿好了,站起来就往家里跑﹗
  罗紫兰看了这两个年轻人在石头上玩穴,玩得好高兴,她也被这一幕情形,引诱得控制不住了﹗
  看看天色已经昏暗下来,这里除河水的声音之外,四周都是静静的。紫兰坐在大石块上,四下一看,也没有人,就把裤子脱下来,对著穴上一摸,穴中流出了好多的水,连裤子都湿了﹗同时她这时穴里也奇痒起来了,紫兰暗想,从来也没有看过弄穴的事情,这次偷看了一次,怎么自己就这样难过﹖
  看那阿桃,被男人入得祇是叫舒服,又叫男人用劲顶,这顶得会有那么好吗﹖如果不好,那阿桃也不会要的﹗
  紫兰心里有了这种想法之后,自己就用手指对著下面的小穴中扣了一下,扣得有些痛了,可是手指已经探进去了﹗她感到一痛,就把手指抽出来一看,流了一些血出来,她心想那阿桃流的是白浆一样的水,我这个为什么流红色水呢?
  她有些不相信,又探了一下,这下就不会像刚才那么痛了,她把手指放在穴里,又轻轻的动了两下,就感到有些快感了﹗
  紫兰感到有美的感觉,也连连的用手指对穴中,晃了起来,晃得全身都有些酥麻的味道,同时口中也会很自然的轻喘了﹗她在这个大石块上,自己通弄了很久,也弄得冒出了白浆来﹗虽然流了一堆白浆出来,全身都十分的舒畅,可是人也好累﹗紫兰就用目己的裤子把穴上擦了一擦,又在包裹之中,取出一件裤子穿上。
  这时天已经黑了,虽然可以看见道路,但是她心想,这么晚了,这里的道路又不熟,夜里要到那里去找客栈呢﹖
  紫兰心中有点急了,她整理好了衣服,急忙站了起来,四下里张望,想找出有人家的地方来﹗
  可是这里四面都是大山,一条河流,刚才的小秃子和阿桃早巳走得不见人影了,四下也没有一个人﹗
  紫兰一急,就顺著河流往下游走去﹗她用出了飞行的功力,脚尖点地,身往上提,一口气就走了十多里﹗
  她对著那些有灯光的地方走了过去,想要找一个能过夜的地方﹗虽然天色黑了,也只是刚刚上灯的时侯,乡间的居民大部分已经用过了晚饭。罗紫兰走到这个大村子前一看,虽然是天黑了,但是村中的住户很多,有的人家吃过了晚饭,正在门口和邻居们聊天﹗
  这些村人一看来了一位姑娘,又揹著一囗宝剑,一付女侠的装扮,大家都很惊奇的,对著罗紫兰看看。
  紫兰一见这些人都聚了过来,也走向前去﹗
  这时一位五十多岁的男人走向紫兰,就问道﹕「姑娘,天巳经黑了,到我村中来,是不是要找匡大娘呀﹖」
  紫兰暗想,这人怎么问我找什么匡大娘﹖这匡大娘我并不认识呀﹗
  她就笑著说道﹕「你怎么知道我要找匡大娘呀﹖」
  那男人笑道﹕「一看就知道,我们村子中,只是匡大娘是一位侠士,虽然她是一个女人家,可是这周围二三百里的人,没有不知道她的,姑娘又是一位侠土的打扮,又揹了一口宝剑,当然知道了﹗」
  罗紫兰心想,反正我是找住的地方,既然匡大娘是一位侠土,我将错就错的,去看看这位匡大娘,既然她是武林中人,向她借住一宵,当然不会有问题的﹗
  紫兰笑道﹕「我正要找匡大娘,因为赶路,所以走得天都黑了,那匡大娘住那里﹖你能告诉我吗﹖」
  那男人道﹕「姑娘﹗我带妳去,走这里转过去,第三家就是了﹗」
  那男子在前面引路,紫兰就跟在他的后面,向著匡大娘的家中来了。
  男人向前叫门,匡大娘家中,出来了一位老年人问道﹕「是谁呀﹖」
  那男人笑道﹕「老朱,有一位姑娃要找你们家的匡大娘呢﹗」
  老朱把门开了,那男人就回身走了,紫兰对著老朱微笑一下道﹕「是我要见见匡大娘,请你代我稟告一声好吗﹖」
  老朱道﹕「姑媳请进来吧,我去告诉匡大娘去﹗」
  紫兰进了这家的住宅,四下一看,地方虽然不算大,可是样子还很有气派的,不是一般的平民人家﹗
  不一时,老朱就带了一位三十来岁的妇人出来﹗紫兰一看,这位大概就是匡大娘了,看样子是一位很风流的女人,她一走了出来,就对著紫兰上下一看﹗
  匡大娘就问道﹕「姑娘,妳是要找我吗﹖」
  紫兰对著匡大娘微笑著点点头道﹕「我是路过此处,听得匡大娘的大名,特来拜访的﹗」
  匡大娘笑道﹕「不敢当﹗姑娘请到后面来,我们谈谈﹗」
  罗紫兰随著匡大娘一同到了后面的客厅之中,两人一同坐了下来﹗
  匡大娘对著紫兰不停的细看,紫兰也很注意著匡大娘,因为她们两人,从来也没见过面,同时匡大娘又看到紫兰是一位十七八岁的姑娘,一人到这里来,一定是有些原因﹗
  匡大娘就问道﹕「姑娘尊姓大名?」
  罗紫兰道﹕「我叫罗紫兰,是由九凤山到此。」
  匡大娘道﹕「姑娘一身的武侠打扮,又揹著宝剑,一定是一位武功很好的女侠了﹗」
  紫兰道﹕「匡大娘太夸奖了,我祇是会一点皮毛而已。」
  匡大娘道﹕「刚才听见姑娘说是由九凤山到此。我曾径听说九凤山有一位老前辈神奇侠隐居在山上,不知道现在还在世上吗﹖」
  紫兰道﹕「神奇侠就是我的恩师,现在巳年近百岁,依然健在。」
  匡大娘连忙说道﹕「哎呀﹗真的是失敬了,我们还是一家人呢?」
  紫兰听匡大娘这么一说,摸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怔了很久,又想了很久,师父在山上,也没有告话过江湖中有些什么最接近的人物,这一家人又是由那里说起的呢?
  匡大娘笑道﹕「罗姑媳觉得有些奇怪吗? 让我告诉妳,我的师父在二十年前,曾经和神奇侠吕老前辈学过一点武功,可惜吕老前辈不愿收徒,故而未曾结下帅徒之缘﹗」
  紫兰道﹕「我自幼小就生长在九凤山,师父一生之中,仅收我一个徒弟,同时我因年轻,很多事家师并未教导,今日来此打扰,尚希勿怪﹗」
  匡大娘道﹕「什么话嘛﹗我们是自已人,罗姑娘到这里多住一些时侯,我还有很多的事情想要和姑娘请教呢﹗」
  紫兰笑道﹕「只耍匡大娘不觉得我太麻烦,我愿意暂时留住数日﹗」
  匡大娘当然很高兴,当晚排了活席招待紫兰,匡大娘同时叫人收抬了房间,给紫兰住。紫兰在匡大娘的家中,一住就是三四天,匡大娘每天和她谈些武林之中的事物,这位匡大娘也有一身的武功,本来嫁了一个文夫,住在这个村庄之中,此村叫做欢乐村,是匡大娘的丈夫匡贵的祖产,在这个欢乐村中,匡贵很有一些名气,他也是有一身功夫的人物。匡贵和匡大娘结婚之后,因匡大娘长得十分美丽,又很风流,这匡贵就日日和匡大根如胶似漆的守在一块,因为纵欲过度,不到三年,匡贵得了癆病,数月之后,匡贵就死了﹗
  匡大娘从此之后,就在欢乐村做起主人来了,一个年青而又美丽的女子,过著守寡的日子,是十分难耐的。
  同时匡大娘又有一身的功力,不到一年,匡大娘在外面遇上了几个武林人物,私相来往,村子中的人,没有一个人知道这件事﹗
  在匡大娘的家中,同时还住了三个绝色的美女,一个叫做赵佩心,一个左一容和蔡柳红,这三个女郎都祇有二十来岁,和匡大娘相处得如同姐妹一般。
  罗紫兰来了这里,她和这三位姑娘相处得很融洽,这几个女子成天嘻嘻哈哈的过日子。
  匡大娘每天和罗紫兰练习武功,两人亲密得无话不谈。
  一天的早晨,紫兰和匡大娘练完了武功,在村子外走著,一面闲谈著。
  紫兰就笑著说道﹕「大娘﹗你们这个村子到前面的那条河流,有多少路程﹖」
  匡大娘道﹕「大约有三十多里,那边是一些牧草最多的地方,牧童很多﹗」
  紫兰笑道﹕「我那天就是由那边到这里的﹗那些牧童过的日子可真快活呀﹗」
  匡大娘问道﹕「妳看到那些小鬼们搞些什么﹖」
  紫兰道﹕「说起来也真的好丢人的﹗」
  于是紫兰就红著脸,把那天看到小秃子和一个叫阿桃的女子,在大石块后面,弄那种事的情形,向匡大娘说了一遍﹗
  匡大娘笑道﹕「这种事,是我们的一种享受,自从我那个死鬼死了之后,我就为这事苦恼著﹗」
  紫兰道﹕「妳现在要是想弄那事,要怎么办﹖」
  匡大娘笑道﹕「这是秘密﹗不好对妳说出来﹗」
  紫兰笑道﹕「怕什么嘛﹗我自从那天看了那事之后,现在好难过呢﹗」
  匡大娘道﹕「妳还没有玩过那种事,等妳玩过了,就知道其中的奥妙了。」
  紫兰道﹕「家中那三位姑娘,有弄过这种事吗」
  匡大娘笑道﹕「不但弄过,同时还有一套内功呢﹗」
  紫兰道﹕「等有适当的机会,我也要试试这种滋味﹗」
  匡大娘道﹕「一个女人,如果没有这这种经验,在世上活著,就没有意思了﹗」
  她们两人谈著话,一面向前走著,白天村子中的男人,都到田里去工作去了﹗留下的都是一些女人和小孩。当她们两人正走在途中,就看到蔡柳红笑嘻嘻的跑了过来,她看见了匡大娘,就连忙笑道﹕「大姐﹗死老孙刚才来了,说了一句话,又忙著跑走了﹗」
  匡大娘道﹕「为什么不留住他﹖」
  柳红道﹕「有呀﹗我和佩心、一容留了很久,他说有要紧的事,要等晚上才来,我们把他抓著,死老孙跳到房子上跑了﹗」
  匡大娘道﹕「大概是妳们又缠著他,想好事情吧﹗」
  柳红脸一红,就把身子往后面一转,低著头道﹕「才没有呢﹗他说有要紧的事,和别人在争执著,先去解决了再来﹗」
  匡大娘暗想,反正今晚他会来的,不管怎么样,他能来总是好事。
  紫兰听了,摸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了,就问道﹕「这死老孙是干什么的嘛﹖」
  柳红听了,只是笑﹔匡大娘道﹕「是人嘛﹗」

  紫兰道﹕「我知道是人呀﹗但是不知道是什么人嘛﹖」
  匡大娘道﹕「等他来了,妳就知道了﹗」
  紫兰不好再问下去,心里多少知道了一点,就是这人,一定是男人了﹗
  蔡柳红所说的这个人,叫做孙山龙,外号叫做铁公鸡,他是一个三十四五岁的男人,有著一身的功力,平常在外面喜欢在女人群中施展他的本领﹗此人生来有著奇特的地方,个子不高,长得黑黑的,精力过人,对女人的功夫特别高明,尤其是下面的那个东西,长得奇特,能大能小,收缩自如,同时可以控制到洽到好处的时刻﹗
  这铁公鸡的外号也是由这根东西而来的,女人们都称他是铁公鸡,他借著又有武功,往往是在夜间独来独去的。
  看到有美丽的女子,一到夜里,他就以轻功偷入闺房,搞那偷香的事情。
  铁公鸡和匡大娘已经来住了有一年多了,同时他们两人都是在夜间偷来偷去的,欢乐村中,没有人知道这件事情﹗
  罗紫兰听到这地方的匡大娘还有这种妙事,她也不想走了,反正自己也没有一定的地方可去﹗
  同时在这里,话不定还能遇到好事呢﹗
  夜里的天空中,既无月色,也无星斗,紫兰和这几位女郎闲聊了一阵之后,就要回房去了。
  她不动声色的,就回到自己的房中,也没有点灯,坐在窗前,向院中看著。
  不一时,就看到一条黑影,由花丛中跳了出来,对著紫兰的房中,轻声地走了过来。
  紫兰暗暗的在发笑,暗想这一定是一个贼了,真是妙极了,笨贼自己送上门来了,她不动声色的,看著来人要做些什么。
  这人就是铁公鸡,他经常的到匡大娘这里来,那间房子里住的什么人,他都很清楚,牠知道紫兰住的这间房子,是一间空房,现在看到了一位女郎,不是匡大娘的那三位女郎。
  铁公鸡就想先偷偷的看个明白,如若是一个美女,先弄她一次,然后再去找匡大娘快活也不迟﹗
  孙山龙来到紫兰的房门口,用手一推房门,门就开了,孙山龙觉得这村中,除了匡大娘有功力之外,都是一些弱女子。
  他把门一推开,就走了进来,想不到一股劲风,对著铁公鸡的腿上,就扫了过来,铁公鸡感到这一股劲风力量不小,想要跳出门外,这股劲风正好打在铁公鸡的腿上。
  铁公鸡站不稳身子,往后一倒,摔在地上,跟著就感到前心被那女子的脚踩住了,同时力气很大。
  铁公鸡也伸手想要打过去,这时就感到那女子把他的手也抓住了﹗
  铁公鸡就叫道﹕「是我呀﹗不要打了,妳是谁嘛﹖」紫兰道﹕「管你是什么人﹖姑娘要把你的手打断一只才放手﹗」
  匡大娘听到叫声,又听到紫兰的骂声,连忙的跑了过来,一看是铁公鸡,她就笑道﹕「紫兰﹗快放手﹗这人就是铁公鸡呀﹗」
  第二章 匡大娘猛斗铁公鸡
  罗紫兰听匡大娘说,此人就是铁公鸡孙山龙,把手一鬆脚一抬,铁公鸡就由地上跳了起来。
  匡大娘问道﹕「死老孙呀﹗你怎么会和罗姑娘打起来了﹖」
  铁公鸡还没有说话,紫兰就笑道﹕「他偷偷摸摸地走进我的房里来了,我以为是坏人,想把他杀了呢﹗」
  匡大娘道﹕「好呀﹗老孙你一定是想罗姑娘的好事,所以偷偷摸摸的进到她房里来了﹗」
  铁公鸡道﹕「哎呀﹗不是这回事嘛﹗我看到了一个不认识的人,想去看看嘛﹗」
  赵佩心和左一容,蔡柳红都出来了,站在一边听铁公鸡这样一说,大家都笑了起来﹗
  佩心笑道﹕「这是活该﹗常常会偷偷摸摸的搞名堂,想不到碰到了一个扎手货了吧﹗」
  铁公鸡道﹕「还说呢﹗差点被她踢断了腿。匡大娘,这是谁呀﹖这么凶,一个姑娘家本领这样的利害,将来谁敢要吗﹖」
  紫兰听了,就说道﹕「去你的﹗我的事要你管,你这两下只能干偷鸡摸狗的事情,还想在我面前摆威风,谈也不用谈﹗」
  匡大娘道﹕「好了﹗别说这些了﹗站在这里干什么﹖到房里来嘛﹗」
  紫兰听了,就回身要回到自己的房中,匡大娘一把拉住她道﹕「妳要去那里﹖」
  紫兰道﹕「回我的房里去睡觉了﹗」
  匡大娘道﹕「到我房里去吗﹗老孙刚来,我们一块谈谈不好吗﹖」
  紫兰道﹕「我去方便吗﹖」
  左一容笑道﹕「有什么不方便﹖我们经常都是四五个人在一块呢﹗」
  匡大娘拉著紫兰就一块来到房中,铁公鸡跟在后面,对罗紫兰仔细的看了又看,觉得这位姑娘十分的美丽﹗
  紫兰也对著铁公鸡看了一看,觉得这人的身体长得很健壮,可惜的是相貌长得不够英俊﹗
  一到了匡大娘的房中,这几个女郎,就随便的坐了下来。
  匡大娘道﹕「老孙﹗早晨来了一次,为什么又跑了﹖」
  铁公鸡道﹕「昨天就碰到了铁扫把吴有用,他跟我扫了半天,结果他打不过我,就用死缠活缠的,老是跟著我,今早我到这里和蔡姑娘说了一句话,马上就走了,铁扫把在树外找我很久,我在前面那条大路上把他引到镇上,用酒把他灌醉了,他睡得很熟,我才脱身到这里﹗」
  匡大娘笑道﹕「你们两人一见面就扫,又没有仇根,何必老是打闹呢﹗」
  铁公鸡道﹕「反正妳清楚,我也要说说了,只要他在的地方,我都不喜欢和他在一块﹗」
  匡大娘的房中点了灯,同时赵佩心和左一容又端上来了一些酒,大家坐在桌上,吃起来了﹗
  铁公鸡和匡大娘坐在一块,匡大娘的眼中流露著动人的神态,也没说话,对著铁公鸡只是看﹗铁公鸡当著紫兰的面,就伸手在匡大娘的奶子上,摸起来了﹗
  紫兰一看,匡大娘笑咪咪的,一动也没动,让铁公鸡在摸奶子,她马上就脸红了,把头低了下来,可是她还是偷眼的在看著。
  铁公鸡摸了匡大娘的奶子之后,就对左一容笑道﹕「小容﹗好几天都没和妳亲热了,快过来,帮我倒杯酒﹗」
  左一容连忙走过去,拿起酒壶就要倒酒,铁公鸡一把就抓著她,把她放在大腿上,同时用手在一容的屁股上摸起来了﹗
  一容道﹕「死老孙﹗就是喜欢摸人家屁股﹗」
  匡大娘笑道﹕「因为妳的屁股细嫩,死老孙特别的爱摸﹗」
  铁公鸡道﹕「妳的也很好,可以前后插花,好动人的﹗」
  匡大娘笑道﹕「你要死了呀﹖怎么把弄那事的事情,也说出来嘛﹗」
  佩心笑道﹕「大姐的屁跟,老孙最喜欢了﹗」
  柳红道﹕「妳不要说大姐了,妳的被老孙搞了一下,也没弄进去,还被老孙弄肿了﹗」
  一容笑道﹕「就是嘛﹗我帮她擦过两次药,现在已经好了﹗」
  佩心道﹕「妳们两个怎么说我丢人的事吗﹖小心我会整妳们的﹗」
  紫兰在一边,听得脸红心跳的,暗想这几个女人还真会玩,听她们说的,好像还插屁眼似的﹗
  紫兰就问道﹕「妳们说了些什么﹖我一点都听不懂﹗」
  匡大娘笑道﹕「要懂很容易嘛﹗跟老孙一去睡一会儿,什么都懂了﹗」
  紫兰道﹕「我才不要呢﹗听起来叫做铁公鸡,动起手来就是败公鸡了﹗」
  这时佩心就走到铁公鸡的面前,把铁公鸡的裤子一拉就拉下来了,用手把铁公鸡的鸡巴,拉了起来﹗
  佩心就笑道﹕「罗姑娘﹗妳看看老孙的这东西,好叫败公鸡吗﹖」
  紫兰对著铁公鸡的鸡巴上一看,见那东西被佩心一摸,就硬了起来,同时一容也过去用手在铁公鸡的卵儿上,揉了起来﹗
  匡大娘一看,笑得合不拢嘴了,就说道﹕「妳们两个把他的东西摸硬了,要怎么﹖」
  佩心道﹕「摸硬了,大姐可以享受一下﹗」
  匡大姐笑道﹕「老孙,等会玩玩佩心的屁眼,让她舒服一次﹗」
  铁公鸡笑道﹕「上次说了半天她才愿意,一弄就鬼叫,也没有弄进去,还是妳的够劲。」
  匡大娘笑骂道﹕「死老孙﹗休再胡说,我可要整你了﹗」
  铁公鸡笑道﹕「好心肝﹗妳来整好了﹗」
  匡大娘走过去,就伸手握住了铁公鸡的大鸡巴,用手套动起来了,这一套动,铁公鸡就忍不住的,把鸡巴硬得又粗又长的,向上高举著。
  紫兰一看铁公鸡的鸡巴,硬得好大,比那天看到小秃子的要大了两倍,也长了好多﹗
  紫兰对匡大娘笑问道﹕「大姐﹗妳怎么这么会套,套得真快变成铁公鸡了﹗」
  匡大娘道﹕「本来就是铁公鸡嘛﹗不信的话,妳也来摸摸看,真的跟铁一样﹗」
  紫兰也没有搞过这种事情,同时一股好奇的心理,马上就也伸手对著铁公鸡的大鸡巴上一摸,又粗又硬的,真的跟铁棒一样﹗她也学匡大娘,对著大鸡巴上,套了几下。
  铁公鸡抓著紫兰的手道﹕「罗姑娘,妳这样一套,会套得流出来了﹗」
  紫兰把铁公鸡的鸡巴放开了,就问匡大娘道﹕「大姐﹗这要是跟他弄一下,会痛死人的﹗」
  一容插嘴道﹕「才不会呢﹗弄上了,又舒服又过捱﹗」
  佩心道﹕「就是因为这东西硬得狠,弄到穴里,要多美就有多美,所以大姐的前后肉洞都喜欢这东西插进去﹗」
  匡大娘道﹕「好了呀﹗罗姑娘还是一个处子,没有尝过这味道,妳说那么多,她也不知道好的滋味﹗」
  铁公鸡连忙对紫兰道﹕「罗姑娘﹗要不要品尝人生最美的滋味﹗」
  紫兰就狠狠的说道﹕「去你的﹗姑娘就是想要,也不会要你这种的,你别作梦﹗」
  匡大娘笑道﹕「铁公鸡想挨骂,也很会找,找上了罗姑娘,不是自找骂挨吗﹗」
  铁公鸡这时当著这几个女郎,就把裤子脱下来了,那根粗大的鸡巴,对其匡大娘一翘一翘的。
  佩心就笑著对匡大娘说道﹕「大姐,妳看看,老孙的那东西对著妳祇是叩头,想找妳了﹗」
  铁公鸡他不说话,一把抓住了匡大娘,用手一按,就把匡大娘按在椅子上趴著,伸手一拉,就把匡大娘的裤子拉了下来。
  左一容叫道﹕「哎呀﹗真的要弄那事了,妳快看嘛﹗」
  屋里的几个女郎和紫兰,对著匡大娘一看,她的裤子真的被拉下来了﹗
  匡大娘背朝上的翘著屁股,趴在椅子上,口中叫道﹕「死老孙﹗你要干什么吗﹖」
  铁公鸡就用手在她屁股上,摸了起来。
  这几个女郎一看,匡大娘的屁股,雪白雪白的,好像嫩豆腐一样﹗
  紫兰一看铁公鸡挺著那根大鸡巴,对著匡大娘的屁股上,揉了起来。
  这时的蔡柳红走到铁公鸡面前,用手在铁公鸡的大鸡巴上,擦了一些口水,又对匡大娘说道﹕「大姐﹗我给他的肉棒上擦了口水了﹗」
  匡大娘道﹕「好嘛﹗老孙怎么还不动嘛﹗」
  铁公鸡听了,用双手把匡大娘一搂,粗大的鸡巴,对著她的浪穴眼中用力的一顶,就听到「滋」的一声,整根的鸡巴,都顶到穴中去了﹗
  匡大娘叫道﹕「哎唷﹗死老孙,给我弄进来了﹗」
  紫兰这时特别的注意著匡大娘的下面,她不如道铁公鸡是在插穴,还是插屁眼,所以仔细的在看。
  佩心笑道﹕「大姐在舒服了﹗妳们都看嘛﹗大姐的嘴张得好大吶﹗」
  匡大娘道﹕「胀得要命嘛﹗嘴不张开,人就受不了嘛﹗」
  紫兰走到匡大娘的面前问道﹕「大姐﹗铁公鸡是在插穴,还是插屁眼﹖」
  匡大娘道﹕「是玩穴呀,好胀啊﹗」
  佩心对铁公鸡道﹕「老孙,你怎么不顶嘛﹗大姐这几天好想弄这事的,顶得好一点嘛﹗」
  铁公鸡的大鸡巴插在匡大娘的穴中泡了一下,听到佩心叫他顶,他就挺起肚子,双手搂著匡大娘的腰,屁股就闪晃了起来。
  匡大娘感到一抽顶,穴里马上就舒服起来,她连连的吞了几口口水,屁股也往后面迎送著,同时匡大娘气喘喘的,只是「啊﹗啊﹗」的轻叫著。
  紫兰一看,佩心,一容,柳红三个女郎,也都把衣服脱得光光的,站在铁公鸡的面前,铁公鸡一面插穴,一面又伸出了双手,对著她捫三个女郎的奶子上,又揉又摸的。
  紫兰看到她们三个把奶子送给铁公鸡摸,又看到她们自己用手在下面摸自已的穴,这三个小穴,穴毛都是黑黑的,她们自己就用手指扣起穴来了﹗
  紫兰看得心里痒痒的,也伸手在自己的下面,扣起来了﹗
  匡大娘趴在椅子上看得很清楚,她专门在看紫兰,一看她没有脱裤子,自已就扣起穴来了﹗
  但是这时侯,铁公鸡正顶得最舒服的时侯,匡大娘想说话,也说不出来了,只是气喘呼呼的。
  三个女郎听到匡大娘喘起来了,她们三人马上就用手在铁公鸡的屁股上,一掌一掌的,在打铁公鸡的屁股﹗
  铁公鸡被三个女郎一打,就向前猛顶,连连打著,顶得很重也很深﹗
  匡大娘就叫道﹕「哎唷......哎唷........我的穴心子玩出来了呀﹗」
  紫兰连忙问道﹕「大姐,穴心子玩出来,在哪里呀﹖」
  铁公鸡道﹕「还是在穴里,罗姑娘,跟你玩一下,妳就知道是不是会玩出来了﹗」
  紫兰现在看到他两人入穴,又看到匡大娘舒服得浪叫,真想试上一试,她也伸手对著铁公鸡的屁股上,打了起来﹗
  铁公鸡一感到紫兰打得好痛,就叫道﹕「罗姑娘,不要用这么大的力打嘛﹗轻一点﹗跟她捫三个打的那样才好﹗」
  匡大娘也叫道﹕「哎唷....好扎穴心子啊....罗姑娘......妳打他太重了,我就要命了﹗」
  紫兰一看也笑起来了,原来这样打得重了,铁公鸡就顶得很重,这股力气都弄到匡大娘穴里去了﹗
  紫兰笑道﹕「原来这样一打,还有连带的关系,对不起大姐,我不知道,以为打铁公鸡可以出出气的,那知道这一打,弄到妳了﹗」
  铁公鸡笑道﹕「妳以为我怕打呀﹖那就想错了﹗」
  紫兰道﹕「现在不打了,你好好的玩吧﹗」
  匡大娘道﹕「罗姑娘,妳把衣服脱了嘛﹗这样穿著衣服,等会妳的裤子都会湿了﹗」
  紫兰道﹕「妳还说呢﹗早就湿了﹗」
  佩心笑道﹕「早就该脱下来,还怕什么吗﹖我们都脱光了﹗」
  紫兰也被逗得意乱情迷的,也不再说什么了,自己也把衣服都脱了下来﹗柳红一看,紫兰的全身也是雪白的,小穴上面长了一些短短的穴毛,穴口上红红嫩嫩﹗
  柳红道﹕「罗姑娘的穴还很小呢﹗上面的毛,还没有我们的长﹗」
  一容道﹕「人家还没开过包,是处女嘛﹗当然毛不长呀﹗」
  佩心笑道﹕「我开包时,穴上还没有毛呢﹗」
  铁公鸡道﹕「毛短的穴,女人都厉害﹗」
  紫兰道﹕「放屁﹗你又没有跟我弄过,怎么知道我厉害了﹖」
  柳红笑道﹕「你们两人老是斗嘴,等会老孙弄过了大姐,就和罗姑娘弄一下试试就知道了,何必斗嘴呢﹗」
  匡大娘叫道﹕「死老孙呀﹗快呀﹗快点用力顶嘛﹗我要来了,穴心上好酥的。」
  铁公鸡又是一阵狂顶,顶得匡大娘的穴只是「卜滋﹗卜滋﹗」的在响。
  紫兰听见穴响的声音就笑了起来,连忙跑到铁公鸡的面前,对著他们两人插上的地方一看﹗
  她看到铁公鸡的鸡巴现在变得好大,比刚插进去时要粗了好多,又看到他把大鸡巴向外一拉,抽出来了好长,可是还没有看到那个大鸡巴头﹗
  一阵卖力的猛插,匡大娘又喘又叫的﹗
  突然间,匡大娘的身子,连连的发抖了﹗
  紫兰一看,伸手就去扶著匡大娘的腰,她的手刚一摸到匡大娘的腰上,匡大娘就连摇了两下,穴里就向外只是冒白浆。
  匡大娘叫道﹕「啊......我爽快死了........丢出来了......﹗」
  另外的三个女郎一听到说丢出来了,就连忙跑过去,将铁公鸡缠著。
  佩心道﹕「好人﹗跟我嘛﹗我都快痒死了﹗」
  柳红道﹕「跟我弄嘛﹗我都痒坏了﹗水也流了好多好多﹗不弄一下就会死呀﹗」
  一容道﹕「我想得最狠了,大鸡巴哥哥﹗入我的穴好了,小穴都痒得快酥了﹗」
  匡大娘看著这三个浪货在争著要入穴,她就坐在椅子上对著紫兰笑了一笑。
  紫兰道﹕「大姐﹗你玩了这一次,感觉好不好﹖」
  匡大娘道﹕「当然好嘛﹗好舒服的﹗」
  紫兰道﹕「我看得又想又怕的﹗」
  匡大娘道﹕「怕什么嘛﹖你是不是想弄看看﹖」
  紫兰道﹕「想是很想,可是铁公鸡的鸡巴好大,我怕装不进去。」
  匡大娘道﹕「可以呀﹗我们的穴可大可小,是鬆紧的嘛﹗」
  紫兰道﹕「如果铁公鸡的鸡巴能小一点,细一点,我就和他试一试﹗」
  这时的铁公鸡正搂著柳红,在椅子上把柳红的大腿也抽开了,大鸡巴正准备向她的穴里插进去。
  他一听到紫兰说能小一点就试试,连忙把柳红的腿放了下来,就对柳红笑了笑﹗
  铁公鸡道﹕「小红呀﹗我们等一会好了﹗」
  铁公鸡根本没有射精,虽然把匡大娘入得丢出来,他还是硬著大鸡巴,想和紫兰玩一次,又怕她骂人。
  现在一听到紫兰想试一下,就放下柳红笑道﹕「罗姑娘﹗我这根鸡巴可大可小,如果妳喜欢小一点,我可以弄得小一点,我和妳试试好吗﹖」
  匡大娘道﹕「罗姑娘﹗他说的是真的,不信叫他捏小点妳看看﹗」
  紫兰对著铁公鸡的鸡巴上一看,上面还有很多白浆,她捂著嘴道﹕「他的鸡巴上面好多的水,我怕弄到我的里面去了﹗」
  铁公鸡道﹕「这很简单吗﹗擦一下就好了﹗」
  铁公鸡拉过一条裤子,就对鸡巴上擦了一擦,然后他自己用手在鸡巴头上一捏,又把阴茎用手一揉﹗
  说也奇怪,铁公鸡的大东西马上就变得小了好多,也短了一些﹗
  紫兰一看,也忍不住的笑了,就说道﹕「这真是一根怪鸡巴﹗现在变得只有三四寸长了,不知道还硬不硬﹖」
  「妳摸摸,硬得很呢﹗」铁公鸡道。
  匡大娘笑道﹕「是硬的呀﹗老孙的这根东西把我们这几个姑娘都迷倒了﹗就是有那么妙,能大能小,随心所欲的,所以大家才喜欢他﹗」
  紫兰一伸手,就把铁公鸡的鸡巴握在手中,捏了一捏,奇硬无比,虽然很硬,但是鸡巴小了很多,正合紫兰的心意。
  紫兰道﹕「铁公鸡像这么的大小,我可以给你试一下,但是不准你胡来﹗」
  铁公鸡很想玩这个处女,开一个包,是可遇不可求的事情,所以现在紫兰怎么说,铁公鸡都答应著﹗
  佩心笑道﹕「死没良心的死老孙,想给人家开包,就做得那么没志气﹗」
  柳红道﹕「我最倒霉了﹗刚刚要弄进来,一下又不玩了,好可恨的﹗」
  一容笑道﹕「等会嘛﹗反正老孙每次都是要都弄过才行﹗同时大姐的屁眼还没玩呢﹗」
  匡大娘笑道﹕「小鬼﹗妳们不要胡说了﹗今天不玩屁眼了﹗我们都到房中去好了﹗这里又没有床,罗姑娘又是第一次弄这事,到床上去比较方便。」
  紫兰道﹕「我正有这个意思,想不到你们在椅子上就插起来了﹗」
  铁公鸡笑道﹕「都急了嘛﹗她们几个站著,坐著,睡著,都能弄得进去﹗」
  紫兰道﹕「我可不能跟她们比﹗」
  匡大娘道﹕「我们几个都是过来人嘛﹗随便在那里,一急了,就能弄上。」
  紫兰笑道﹕「说得不好听一点,就跟狗插穴一样﹗」
  佩心道﹕「不管是人是狗,能过癮就行了﹗」
  这几个女人带著铁公鸡,一同进了匡大娘的卧房之中,铁公鸡是把紫兰抱著进来的﹗
  铁公鸡对紫兰特别的拿出了看家的本领,他进了房中,就把紫兰放在床上。紫兰这时,巳经迷迷糊糊的,下面只是冒水﹗铁公鸡把紫兰放在床上,就伸手在她的奶子上轻揉起来了﹗
  紫兰感到一阵酥的滋味涌上心头,就平平的躺在床上,让他去摸奶子。
  铁公鸡摸弄了一会奶子,就趴在她的胸前,伸出舌尖,对著紫兰的奶头上,舐起来了﹗
  紫兰感到一阵热热又软软的舌尖,舐得使人全身舒畅。
  匡大娘躺在紫兰的身边,就问道﹕「罗姑娘,吃奶头味道好吗﹖」
  紫兰道﹕「好酥好麻的,全身都在飘飘的﹗」
  铁公鸡放开了紫兰的奶头就说道﹕「等会弄进去,比这样吮还要舒服得多呢﹗」
  紫兰道﹕「只要你能跟我玩得舒服,以后我就不再骂你了﹗」
  佩心笑道﹕「老孙这一身骨头,不骂他就发贱﹗」
  铁公鸡暗想,不管妳们这些浪穴讲什么,老子有穴插就好,现在不和妳们计较,上次没有插进去小佩的屁眼,今天等我插过穴,一定要给这小鬼弄进去,让她不敢再作怪。
  他一边暗想,一边就对著紫兰的肚子上,吸了两下,一点点的往下面又舐又吸又吮的﹗
  紫兰这时,真的舒服得不知是在什么地方了﹗
  铁公鸡真有两套,他吮舐到她的大腿上,双手伸到上面,捏著她的两个奶头,轻轻的捏弄著﹗
  紫兰的奶子,是一个少女的奶子,又是头一次给男人这样轻捏抚摸著,感到有无比的舒畅,她就忍不住了﹗
  紫兰瞇著眼晴说道﹕「啊﹗好美......弄穴嘛﹗穴里好痒......里面好痒嘛﹗」
  本来铁公鸡想要再往下舐,想把这个小穴舐得发狂之后,再玩她,可是紫兰这个时侯,巳经忍不住了﹗
  铁公鸡就把紫兰放得平平的,大腿一跨,就骑在紫兰的肚子上。
  紫兰对著匡大娘看了一看道﹕「大姐,这弄进来,会不会很痛﹗」
  匡大娘笑道﹕「不会太痛的,多少有一点点,他入的时候妳把牙咬紧,一口气,就过去了,等到他一抽顶,就尝到美味了﹗」
  这时,铁公鸡用手指在紫兰的小穴上轻轻的摸著,摸得紫兰把两腿分得开开的﹗
  铁公鸡对著她的小穴一看,鸡巴插的那个穴眼,小肉洞好小,但是那里面,只是在冒水。
  看清楚了小穴,铁公鸡就往紫兰身上一趴,鸡巴对著穴上顶,可是顶得不对地方,鸡巴头顶到穴的上面那个尿眼上了﹗
  紫兰就叫道﹕「哎呀﹗这地方不行呀﹗好痛的﹗」
  匡大娘在一边一看,就笑起来了,她对铁公鸡道﹕「你是一个老资格了,插得不对眼,也不晓得呀﹗」
  铁公鸡道﹕「拜托妳一下,帮我扶著鸡巴,放在穴眼上嘛﹗」
  紫兰道﹕「还是大姐最内行了,一看就如道没有弄对眼﹗」
  匡大娘笑道﹕「我帮你扶一下,你要怎么谢我﹖」
  铁公鸡笑道﹕「我跟罗姑娘弄好了,就插妳屁眼好了﹗」
  匡大娘道﹕「说话要算话呀﹗我这屁眼痒了好久了﹗」
  紫兰笑道﹕「妳们也真会玩,连屁眼也能玩﹗」
  匡大娘一伸手,就把铁公鸡的东西用两个手指捏著,对著紫兰的穴口上,就放在那里。
  匡大娘道﹕「好了﹗放对了﹗一顶就会进去﹗」
  紫兰感到一个热热的肉棒加在穴口上,就说道﹕「这下真的放对了,你慢慢的顶一顶试试。」
  铁公鸡抬起了屁股,往下一压,那根鸡巴,一下就插到小穴里去了﹗
  紫兰感到一阵巨痛,小穴好像撕裂了一样,痛得把牙咬得紧紧的,就叫道﹕「哎唷﹗我的天啦﹗这好痛呀﹗穴里像插炸了一样﹗」
  紫兰一痛,就把穴夹得紧紧的,双手对著铁公鸡猛往上推。铁公鸡被她推得上身撑了很高,可是肚子以下,反而顶得更紧。
  匡大娘笑道﹕「罗姑娘﹗妳这样反而顶得更深了,妳把手拿开,那东西不要夹,放鬆一点,保证妳不会那么痛﹗」
  紫兰骂铁公鸡道﹕「死铁公鸡,你跟姑娘玩,用这么狠呀﹖」
  铁公鸡道﹕「姑娘﹗这不是故意的呀﹗弄第一次总会有点痛的﹗」
  紫兰听了匡大娘说放鬆一点,她就把手拿开了,穴也不用力夹了,马上就觉得不太痛了﹗
  匡大娘问道﹕「现在还会痛吗﹖」
  紫兰笑道﹕「大姐真是老资格了﹗照著妳教我的方法,我放鬆了一点,马上就不太痛了,可是有些胀胀的。」
  匡大娘笑道﹕「等铁公鸡的那东西放在里面泡一会,妳就会知道美的味道了﹗」
  柳红道﹕「哎呀﹗这看到别人在插穴,我好难过啊﹗」
  一容道﹕「就是嘛﹗这样害死人了﹗我好想弄一下,用手扣的都不过癮﹗」
  佩心也说道﹕「我们三四个合用一个男人,弄了这个,那个难过,惹火了我,明天我到外面去找两三个男人来玩个痛快﹗」
  匡大娘笑道﹕「妳们这几个小骚货,忍一下就忍不住呀﹗」
  柳红道﹕「大姐﹗妳怎么也说这风凉话﹖妳是玩过了一下,可以忍,我们好多天都没弄过,又看到他们两人在弄,妳想想,这能忍吗﹖」
  这时紫兰感到穴里忽然的痒起来了,就说道﹕「哎呀﹗我这穴里怎么会这么痒吗﹖」
  铁公鸡笑道﹕「我抽送几下,就不会痒了﹗」
  紫兰道﹕「好嘛﹗你先轻轻的顶几下我试试﹗」
  铁公鸡挺起鸡巴,就在穴里抽送起来了,说也奇怪,紫兰被他一顶,马上就感到美味无穷﹗一阵阵的舒坦,把那种痒味地止住了。
  紫兰道﹕「好舒服......再大力一点嘛﹗」
  铁公鸡听了,就用连发的顶送,力气也大了﹗鸡巴也拉出穴外长了一些﹗
  紫兰这时被插得张牙裂嘴的在喘气,同时又连连的吞口水。
  铁公鸡见她已经上路了,抽送的方法,也加了许多花样﹗紧紧的小穴把鸡巴收得好紧,小嫩穴之中,也被插得骚水直流﹗紫兰舒服得也摇动了屁股,同时把双手,搂著铁公鸡的腰﹗
  她被一阵狂抽猛顶,就叫道﹕「哎呀......我会摔倒呀﹗」
  屋中的几个女郎听紫兰说要摔倒了,都笑起来了﹗
  紫兰道﹕「妳们笑什么嘛﹖」
  匡大娘道﹕「笑妳说你会摔倒呀﹗妳睡在床上,怎么会摔倒吗﹖那是妳舒服得有些迷糊了﹗」
  铁公鸡不停的用鸡巴猛插小嫩穴,插得小穴裂了好大,穴水像尿一样,往外直流。
  紫兰叫道﹕「啊....我....怎....么这样......唷......唷....穴里有东西掉出来了。」
  「好了﹗死老孙,你把罗姑娘插得丢出来了﹗」匡大娘笑道。
  佩心,柳红,一容听了,就往紫兰的穴上一看,小穴眼之中,泄出了一大堆白浆,向著屁股沟里只是流。
  柳红道﹕「怎么只是精水,没有看到落红﹖」
  佩心道﹕「是嘛﹗她不是处女呀﹖」
  匡大娘笑道﹕「是不是,妳自问老孙好了﹗」
  铁公鸡道﹕「罗姑娘是处女,可是为什么没有落红呢﹖」
  一容笑道﹕「大概是跟我一样,我头一次也没落红呀﹗」
  这时床上的紫兰已经醒了过来,听到她们七嘴八舌的在说著,她就由床上坐了起来,拉过床单把穴擦了一擦﹗
  紫兰道﹕「妳们在说我什么呀﹖」
  匡大娘道﹕「说妳刚开包,为什么没有落红的﹖」
  紫兰笑道﹕「红的早就被我用手指揉破了,我常用手指揉到里面,第一次扣的时侯,流了一点血,我好怕,十多天都不敢再扣﹗」
  一容笑道﹕「这跟我一样,我也是自己扣破了﹗」
  匡大娘笑道﹕「我早就知道罗姑娘是个骚货,这下就证实了﹗」
  紫兰道﹕「哎呀﹗大姐,不要笑我嘛﹗」
  匡大娘道﹕「这有什么关系﹖穴也插过了,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吗﹖」
  铁公鸡道﹕「我弄进去,就知道罗姑娘是个处女﹗」
  紫兰道﹕「你很了不起是吗﹖臭美﹗」
  铁公鸡笑道﹕「我还没射精呢﹗好难过的﹗」
  匡大娘笑道﹕「你也有难过呀﹖」
  铁公鸡道﹕「什么话﹖没射出来,当然难过吗﹗」
  佩心道﹕「来嘛﹗跟我弄,让你射出来好了﹗」
  铁公鸡笑道﹕「小心肝﹗我正要找妳呢﹗」
  说著就把佩心一把抓了过来,往床上一按,就叫她趴了下去﹗
  佩心一看情形,知道铁公鸡要入屁眼,连忙就往地上一蹲,由铁公鸡的身下,钻了出来,跑到一边,站在那里把身体抱得紧紧的。
  佩心骂道﹕「死老孙,你死好了,一开始就想插人家屁眼,不要脸﹗上次被你顶了一下,都顶破了,痛了两三天也不能大便,现在还想弄,真的快死好了﹗」
  紫兰笑道﹕「赵姑娘怎么那么怕插屁眼嘛﹖」
  佩心道﹕「妳不知道,他胡插,好怕人的﹗」
  匡大娘笑道﹕「佩心不敢弄,一容和柳红有兴趣吗﹖」
  她们两人同时说道﹕「玩屁眼我们不要,还是大姐玩好了﹗」
  紫兰笑道﹕「铁公鸡真是一个怪人,插了两个穴,还要玩屁眼,大姐,妳就跟他弄一次,也让我见识一下。」

  匡太娘道﹕「妳们都不敢要,我只好再玩一次了﹗」
  铁公鸡笑道﹕「我们两人是铜瓢对上了铁刷子,谁他不怕谁﹗」
  匡大娘笑道:铁公鸡走到匡大娘的跟前,就把她往床上拉,匡大娘往床上一躺,铁公鸡就往她身上一骑,把匡大娘的双腿,架得高高的。
  匡大娘拿著铁公鸡的大鸡巴,就用手吐了些口水在手上,对著铁公鸡的鸡巴上,按了很多的口水﹗
  铁公鸡笑道﹕「我这根鸡巴每次插屁眼,都擦满了口水﹗」
  匡大娘笑道﹕「屁眼里又没有水流出来,不擦些口水,会火辣辣的痛呀﹗」
  铁公鸡挺起了大鸡巴,就要往匡大娘的屁眼里插进去,他嘴里还讲道﹕「你这个浪屁眼,也只有我这根大鸡巴能使你快乐﹗」
  「你少臭美﹗老娘的屁眼给你插是看你可怜,你以为老娘少不了你呀﹖少做梦﹗老娘出去转一趟,后面最少也要跟上二三十个男人﹗」
  铁公鸡道﹕「我知道呀﹗ 算我说错了,好吧﹗我们快来嘛﹗我的好夫人﹗」一句夫人说出口,大家都笑了起来,紫兰也搞不清楚她们笑什么﹖也跟著一块莫名其妙的笑著。
  第三章 紫兰女力擒铁扫把
  铁公鸡在欢乐村中,正在插匡大娘的屁眼,屋中的女郎们,都怕铁公鸡玩屁眼,一听到要插屁眼,大家都老实了,也不争著要弄了。
  紫兰听他们说弄屁眼会很痛,心中就奇怪,为什么匡大娘不伯呢﹖又听到铁公鸡叫匡大娘做夫人,更加糊涂了﹗
  紫兰就问佩心道﹕「这铁公鸡怎么叫大姐做夫人呀﹖」
  佩心笑道﹕「这是人家称大姐叫做‘双尾夫人’,所以才这么叫。」
  紫兰道﹕「怎么叫做双尾夫人呢﹖」
  柳红笑道﹕「连这一点也不懂呀﹖双尾并不是大姐长了尾巴,是说大姐前后的肉洞都能弄,所以称为双尾夫人。」
  匡大娘道﹕「小红﹗妳再胡说,等会我就要等妳了﹗」
  柳红道﹕「好嘛﹗不说了,是罗姑娘爱问嘛,我告诉她,就问个没完呀﹗」
  紫兰笑道﹕「这个名字一解释,还真有些意思呢﹗」
  正在这时,就听到屋顶上有人哈哈的大笑道﹕「铁公鸡,你好坏呀﹗把老子骗到一边,你在这里插屁股呢﹗」
  屋里的人,都吓得不会动了﹗铁公鸡也不插屁眼了,连忙由床上跳了下来,忙著穿衣服﹗
  匡大娘也急忙起来,穿上了衣服,另外的三个女郎,吓得抱在一起,衣服也不知道穿了。
  紫兰的身手很快,一口气把灯吹熄了,套上了衣服,把窗户一推,人就由窗户中,飞身出来了﹗
  向著屋顶上一看,见一条人影跳到屋顶的后面,紫兰身轻如燕,一个轻纵,就跳上了屋顶﹗
  那人在房上一看,一个女郎飞身上了屋顶,他就连跳了两步,由屋顶上又跳到地上。
  铁公鸡和匡大娘这时也已来了,一看紫兰正和来人要出手了﹗
  那人对紫兰说道﹕「姑娘﹗妳不是我的对手,去叫铁公鸡出来好了﹗」
  紫兰道﹕「你放屁﹗大胆的强盗,你今天遇到姑娘了,也是你的运气来了﹗」
  那人笑道﹕「妳这个小妞儿叫做什么名字呀﹖说话的口气好大呢﹗」
  紫兰道﹕「先说出你的名字来,姑娘再教训你﹗」
  那人笑道﹕「妳这个小浪货﹗口气越来越大了,妳是不是插穴插得迷湖了﹖老子叫做铁扫把吴有用的便是﹗」
  紫兰听了就笑了起来﹗
  铁扫把问道﹕「小浪穴,妳笑什么嘛﹖」
  紫兰道﹕「笑你这个无有用的人,还敢在姑娘面前乱吹,既然无有用,你半夜来此干什么呀﹖」
  铁扫把大声的说道﹕「老子姓吴,名字叫有用。」
  紫兰笑道﹕「念到一块,不就是无有用嘛﹗」
  铁扫把听了,火更大了,就骂道﹕「小浪穴,我又没惹妳,妳给铁公鸡出什么头,妳叫什么名字﹖」
  紫兰道﹕「姑娘姓罗,叫做紫兰,风流剑就是我﹗」
  铁扫把笑道﹕「说了一大遍,也是一个风流货﹗」
  铁扫把刚一说完,紫兰就一掌打了过去,铁扫把心想,一个年青的女子,能有多大的本领,他就一扬手想去接她的这一掌。
  铁扫把的手刚一扬了上来,就感到一股掌风,十分的沉重,还没碰上,手臂就震得发麻,他一看,这姑娘十分的厉害,急忙把脚尖向地上一点,身子跟著就向上飞了起来,上了屋顶,向著村外,飞奔而去﹗
  紫兰不会放过铁扫把的,她一见铁扫把往庄外而逃,知道他要逃走,她也飞身跟了上去﹗
  两人如同风车儿一般,一前一后的,飞出了村外﹗
  铁公鸡拿了一把单刀,匡大娘手执一把长剑,也跟著他们往村外而来。
  铁扫把一到了村外就把双刀抽了出来,站好了地势,就笑道﹕「来吧﹗在这里老子就不会让妳了﹗」
  紫兰由屋中出来,也没有拿兵器,空著双手,铁扫把见她没有兵器,抽出了双刀就不害怕了﹗
  紫兰一看,铁扫把手中拿著双刀,马上就笑起来了﹗
  铁扫把道﹕「小浪货﹗妳笑什么﹖」
  紫兰道﹕「我笑你无有用﹗拿出了双刀,以为姑娘就怕你呀﹖」
  铁扫把道﹕「不怕就出招嘛﹗」
  紫兰听了,左脚一起,对著铁扫把的右手上,一脚踢了过去,脚到刀飞,铁扫把右手的钢刀,被紫兰一脚踢了好远﹗
  铁扫把一看这女子武功十分的高强,不出手伤她就会吃亏,他用单刀,封著紫兰的头上,就砍了过来﹗
  紫兰不慌不忙的,把头一偏,身子向著铁扫把的胸前冲了过来,一伸手,就把铁扫把拿刀的手,一把抓住了,向后面一拉,又用力的在他的手腕上一捏。
  铁扫把痛得怪叫了一声,钢刀落地,人也往前向下倒了下来。
  紫兰的身手,快得如同闪电,一脚又把落地的钢刀踢了很远,又一脚,踏在铁扫把的背上。
  铁扫把叫道﹕「哎呀﹗轻一点,姑娘﹗这样会出人命的﹗」
  紫兰笑道﹕「无有用的东西﹗姑娘又不是跟你闹著玩的呀﹖」
  铁公鸡和匡大娘这时他走了近来,一看铁扫把被打倒了,紫兰一隻脚踏在他身上,铁扫把就不能动了。
  铁公鸡笑道﹕「老吴﹗叫你别老跟著我,你不听,这下可栽了吧﹖」
  铁扫把道﹕「老孙﹗快帮帮忙嘛﹗这姑娘太厉害了,要不把我放开,马上就会闹出人命来了﹗」
  匡大娘笑道﹕「我说是谁呢﹖原来是铁扫把﹗你怎么趴在地上不起来呀﹖」
  铁扫把道﹕「哎﹗匡大娘﹗不要说风凉话了﹖妳要是有本领,躺下来试试这一脚,这味道可真够受的了﹗」
  铁公鸡道﹕「罗姑娘是有个性的人,你得罪了她,我还真没办法帮你求情呢﹗」
  铁扫把道﹕「你和匡大娘两个人帮我说说看嘛﹗」
  紫兰道﹕「谁说也不行﹗我放你起来是可以,但是你要和我再比试几招﹗」
  铁扫把道﹕「姑娘﹗我这两下子跟妳怎么比吗﹖这不是鸡蛋碰石头吗﹖」
  紫兰道﹕「你不是会拿出兵器来吗﹖」
  铁扫把道﹕「算了吧﹗姑娘,我这两套怎么能斗得过妳,我是拿出来壮壮胆子的﹗」
  匡大娘听了就笑了起来,铁公鸡也趁著这时就对紫兰说道﹕「罗姑娘﹗放了他算了,就是把他整死了,也跟我有麻烦﹗」
  匡大娘道﹕「老孙说得对,罗姑娘﹗放他起来,我叫他给妳陪罪好了﹗」
  紫兰道﹕「看在你们两人的份上,我放他起来好了﹗」
  紫兰把脚一移开,铁扫把正要爬起来,紫兰又对著铁扫把的屁服上,踢了一脚﹗铁扫把像杀猪一样的叫了起来。
  匡大娘道﹕「这是怎么了﹖不是把你放开了,你叫个什么劲呀﹖」
  铁扫把爬了半天,站了起来,用手在屁股上只是揉著。
  铁扫把道﹕「不是我爱叫,是姑娘又踢了我一脚,所以才叫嘛﹗」
  铁公鸡笑道﹕「你看你这付缺德劲﹗踢一下有什么要紧,跟杀猪一样的鬼叫﹗」
  紫兰问匡大娘道﹕「大姐,妳和老孙都认识这个人呀﹖」
  铁公鸡道﹕「认识﹗是我的一个朋友,我到这个村子来,叫他不要来,他偏要跟著,想不到他会半夜里跑来了﹗」
  匡大娘对铁公鸡说道﹕「跟你一样,是来想好事情的﹗」
  铁扫把连忙说道﹕「对﹗还是匡大娘最了解我了﹗」
  匡大娘笑道﹕「我才不了解你呢﹗为什么半夜三更的,爬到屋顶上,显显本领呀﹖」
  铁扫把道﹕「大门都锁上了,我不由屋上过去,要由那里走嘛﹖偏偏又碰到这位罗姑娘,本领又那么厉害,我是想把孙山龙叫出来的,谁知道弄了个丢人嘛﹗」
  紫兰道﹕「大姐﹗我们就站在这里呀﹖」
  匡大娘道﹕「回去吧﹗老吴也和老孙一块到村子中来吧﹗」
  四个人前前后后的回到村子里,屋里的三个姑娘这时虽然穿上了衣服,但是还是吓得只是发抖﹗
  她们一看到匡大娘和罗姑娘回来了,忙著向前去迎著他们。
  柳红道﹕「大姐,强盗抓住了没有嘛﹖」
  匡大娘笑道﹕「在后面,等会就进来了﹗」
  说著铁公鸡领著铁扫把,一同走了进来﹗
  柳红又问铁公鸡道﹕「抓到的强盗呢﹖」
  铁公鸡一指铁扫把,就笑道﹕「就是这一个呀﹗」
  柳红道﹕「好呀﹗原来是铁扫把,你好讨厌,把我们都吓死了﹗」
  佩心也说道﹕「这一次铁扫把来,怎么这么老实了﹖」
  一容笑道﹕「大概是挨揍了﹗所以老实起来了﹗」
  铁扫把道﹕「好了﹗姑娘们﹗别再问了,问这么多干什么嘛﹖」
  佩心道﹕「为什么不能问﹖你每次到这里来,吃了酒就胡闹,闹得我们好讨厌哟﹗」
  铁公鸡对紫兰道﹕「罗姑娘,就是因为他好吃酒,见洒就醉,一醉就会胡闹,所以我不带他来就是这个原因﹗」
  紫兰对一容道﹕「左姑娘,妳去拿酒来,我敬老吴几杯﹗」
  铁扫把连忙说道﹕「罗姑娘﹗妳饶了我吧﹗从现在起,我戒酒﹗」
  一容一听,就明白其中的奥妙了,连忙说道﹕「这里今天正好送来了几桶酒,我闻到好香的,不吃可惜﹗」
  铁扫把道﹕「妳喜欢吃,妳就自己去吃吧﹗反正我戒了﹗」
  柳红道﹕「我明白了,一定是罗姑娘把这个好汉整惨了﹗」
  铁扫把道﹕「知道了就不要说了,说出来怪难听的﹗」
  匡大娘也凑趣的取笑道﹕「老吴﹗你的屁股上还痛吗﹖」
  佩心道﹕「要是痛,拿些酒来在上面揉一揉就好了﹖」
  铁扫把道﹕「好呀﹗你帮我揉好了﹗」
  匡大娘笑道﹕「吴有用真是算得上好酒贪色的酒色人物了﹗」
  铁公鸡道﹕「本来他和赵姑娘就有一手嘛﹗」
  佩心听了,就说道﹕「老孙真浑蛋﹗就是真的有一手,你也不要当著这么多人说出来呀﹗」
  紫兰也凑趣的笑道﹕「那真的很抱歉,这没有用也不先告诉我,害我整了他一顿,赵姑娘﹗会不会心痛呀﹖」
  佩心很大方的笑道﹕「妳整他,我也没看见,要是看见了,当然会心痛嘛﹗」柳红笑道﹕「老吴也真缺德,罗姑娘可能是为大姐出一口气﹗」
  匡大娘笑道﹕「妳这个丫头,怎么乱说,替我出什么气吗﹖」
  柳红道﹕「大姐刚才不是跟老孙正在玩屁股吗﹖还没弄进去,老吴就来捣蛋,把人都吓死了,也没搞成,当然会气呀﹗」
  说得屋里的人都笑起来了。
  铁扫把也笑道﹕「真的对不起,匡大娘,要是老孙不行了,我来帮忙好了﹗」
  铁公鸡道﹕「你滚到一边去好了,这是我跟匡大娘的私人事情,你怎么能帮忙嘛﹗」
  匡大娘道﹕「你们两个都是死厚脸皮,我高兴找谁就找谁,死老孙不要把我当成了你的,老娘是兴趣来了,找你们解解闷﹗」
  紫兰在灯光下,对著铁扫把仔细的看了一看,原来铁扫把的样子,长得比铁公鸡要好看一点,个子也高一些,脸也长得很白净。
  如果他们两人站在一块,铁扫把的面貌比较吸引女人,而铁公鸡显得粗俗了很多﹗
  刚才打斗的时侯,是在黑暗之中,没有能看清楚,现在看得清楚了,觉得铁扫把被自己整得也够苦的了。
  紫兰就笑道﹕「老吴﹗你挨了那一脚,想怕不轻吧﹖」
  铁扫把道﹕「算了﹗轻不轻妳心里明白,这时又问干什么嘛﹖」
  佩心道﹕「大概是踢得不过癮,还想再加上一脚﹗」
  铁扫把道﹕「赵姑娘﹗妳怎么这样讲,我老吴对妳不错嘛﹗有两次你要玩上面我都让你玩了﹗处处都依妳,想不到妳们女人的心是那么样狠,我跟妳又没有仇嘛﹗」
  佩心道﹕「去你的﹗你快死了呀﹖怎么把床上的事也拿到这里来说嘛﹗」
  匡大娘笑道﹕「好了﹗你们两个人回到房中去,让佩心帮你揉屁股好了﹗」
  佩心笑道﹕「妳们听听﹗大姐在赶我们呢﹗大概是想和老孙玩屁眼了﹗」
  匡大娘道﹕「死丫头,小心我把妳的嘴撕破﹗」
  紫兰见这个屋中两男五女,就是要搞名堂,也搞不出什么屁样来,刚才巳径和铁公鸡玩了一次,又和铁扫把斗了很久,真有点累了,想坐也坐不住了﹗
  紫兰就说道﹕
  「大姐,妳们在这里玩好了﹖我真的好累,想睡了﹗」
  匡大娘一看,紫兰的两隻眼睛红红的!就笑道﹕「妳去睡吧﹗累了好久了,又和老吴斗了半天,我们也该睡了﹗」
  紫兰起来就回到自己住的屋中,倒在床上,就睡了!
  铁扫把见紫兰走了,精神就来了,就问匡大娘道﹕「大娘﹗妳在什么地方找了这位姑娘﹖武功实在高明呢!」
  匡大娘道﹕「她是九凤山红云寺智深老和尚的门徒,智深老和尚就是以前武林之中的神奇剑吕智深前辈﹗」
  铁扫把把舌头一伸,道﹕「难怪呢﹖我说一个女子!那会有这么高的功力﹖原来是这么一同事!」
  匡大娘道﹕「她是目前江湖中称做风流剑的罗紫兰,你那两下子够看吗?」
  铁扫把笑道﹕「不够看!我和老孙再加上妳,三个人也不够看的!」
  佩心道﹕「所以你就挨了人家一脚是吗﹖」
  铁扫把听了,就把裤子一拉,拉了下来!对著灯光看看自己的屁股上,被踢的那一块又红又紫的!一直痛到骨头里﹗」
  一容看到铁扫把脱裤子!就叫道﹕「大姐,老吴在这里脱裤子呢!」
  铁扫把道﹕「妳不要叫嘛!我脱裤子,又不是要插妳的穴,是看看踢伤的地方﹗」
  匡大娘这时急著想让铁公鸡插一次屁眼,弄好了还想睡一觉,就对铁扫把道﹕「老吴,你和佩心,一容,柳红一块,到她们房中去,叫她们帮你揉揉,也该睡了天都快亮了!」
  欢乐村中的这些女子们所缺少的,就是男人,这一夜,铁扫把在屁股上受伤之中,还和三个女郎各人弄了一次。
  匡大娘的癮头最大,搂著一个铁公鸡,屁眼玩了三次,这才安静下来。
  铁扫把不论那方面,都比铁公鸡要高明一点!只是下面的那根东西比不上铁公鸡。铁公鸡的那根东西,妙在可大可小!又很持久,他可以连弄二个女人而不射精,差不多的女人,都被他弄得大叫吃不消。
  铁扫把当然也不是弱者!但是和铁公鸡那种比起夹!耍差一点。他的鸡巴细而又长,每次一弄进穴里,女人就拼命的要他抽顶,他一顶到最美的时侯!都是两人同时丢的。
  佩心和柳红,一容都给铁扫把玩过,匡大娘也和他弄过四五次,但匡大娘的癮头大,每次弄,都是接连一下要弄好几次,铁扫把弄的次数多了,射的精也多,就有有气无力的感觉,所以匡大娘不喜欢和他弄:但是有时侯,铁公鸡没来这里,匡大娘也会叫铁扫把玩上几次。
  铁扫把有一套吸舐的功夫,这是少女们最喜爱的!所以佩心她们三个能够喜爱他就是这个原因。
  这一夜:三个女郎每人都玩了一次,四个人在一张床上,睡著了。
  紫兰睡到快中午了才起床!她梳洗完了,出来一看,这几个房间子中,都是静悄悄的,一点动静也没有。
  她先走到匡大娘的房间一看,忍不佳就笑了!
  原来匡大娘和铁公鸡都是脱得光光的!抱在一起睡得正甜,匡大娘的两个大奶子,被铁公鸡的手按著。
  铁公鸡的那根大鸡巴巳经软绵绵的,放在匡大娘的大腿上。
  紫兰暗想,这么大的一个鸡巴想不到昨夜也插过自己的小穴,她一想到这里、就把小穴夹了一下。
  走到佩心的房中一看,四个人挤在一块,都是赤裸著身体!紫兰最注意的!是铁扫把的鸡巴。
  她看到铁扫把睡在三个女郎的中间,下面的那根东西细长而不粗,龟头也并不大!而前面又尖尖的。
  紫兰暗想,这根东西要是硬起来了,一定会是好长的,下面的两个卵蛋坠在下面,阴毛长而不太多,看起来稀稀的。
  这是紫兰看过的第三个男人的东西,紫兰看了之后,又走了出来,回到自己的房间之中,她心中在想,住在这里也不是办法!虽然可以和她们共同的合用一个男人,但是那种味道,总是没有自己一个人弄一个在身边来的自然一些。
  出于此种心意:罗紫兰就有心要独自出去另创一个天地了。
  匡大娘一直睡到下午,才醒过来。
  铁公鸡也是在这时才起床:而铁扫把和那三个女郎还在做香梦。
  匡大娘走进她们的房中,对著她们三个女郎的屁股上,每人打了一下!都被打醒了,一个个的都跳下床来,忙著穿衣服。
  匡大娘笑道﹕「妳们夜里很疯,早上就起不来﹗」
  铁扫把笑道﹕「怎么办呢,我一对三,只有猛弄嘛﹗我因为累,才多睡了一会﹗」
  一容道﹕「大姐怎么先起来嘛﹗应该多睡一下﹗」
  匡大娘道﹕「我才不像妳们:不要命的猛整!」
  柳红道﹕「真是天知道,老吴的屁股痛,我们一人才一次。好不过癮的!」说著话,这几个人都起来了!紫兰早就到村外去了。
  匡大娘和铁公鸡一同到村外去找紫兰,走在大门外!就看见紫兰拿著双剑,由外面回来了。
  铁公鸡笑著问道﹕「罗姑娘早起来了呀﹖」
  紫兰道﹕「我上午出去,到现在回来!巳经是大半天了,太阳巳经快落山了!」
  匡大娘笑道﹕「管他呢﹗反正没有事,多睡一会也好﹗」
  紫兰道﹕「大姐!我们回房去,我有事要跟妳商量呢!」
  三个人一同来到客厅之中!屋里的那几个女郎和铁扫把也出来了,坐下之后:紫兰就想说出要走的事情!但是她看到铁扫把跟三个姑娘在嘻笑著,一时也不好意思把话说出来了。
  匡大娘问道﹕「罗姑娘,妳不是有事要和我说吗﹖」
  紫兰道﹕「是呀﹗大姐﹗我来妳这里这几天来﹗过得也很好,本来想长住这里!但是我一生中,也没多少见过世面:我想先离开这里,到江湖之中闯荡一下!多学些作人的根本﹗」
  匡大娘道﹕「是不是我们有人对妳不好,妳一想走了﹖」
  紫兰笑道﹕「这里的姐妹都对我好,只是我是一个江湖中的人,总是多走些地,多一些见识﹗」
  铁公鸡道﹕「姑娘﹗江湖之中的险恶很多:何必去冒那些危险呢﹗」
  紫兰笑道﹕「我不能跟你比:各人有各人的志向!我和大姐是萍水相逢,住了这几天:非常的礼遇,将来有机会!我会回到欢乐村来看各位的﹗」
  铁公鸡留紫兰是有想头的!铁扫把在一边,心里正在高兴,心想这个女罗剎走了!老子又可以威风起来了!
  真正使人意外!铁扫把正在得意!就听到紫兰又说话了﹗
  紫兰道﹕「大姐﹕等我走时告诉大姐一个方法,这方法是专治爱喝酒的鬼!百治百灵!告诉了大姐,可以治治没有用这人的毛病。」
  铁扫把道﹕「罗姑娘!妳又何必跟我过不去,我只是酒后的毛病大一点,除此之外!并没有什么使人讨厌的!」
  匡大娘笑道﹕「这个方法一定要教我,等他以后再发酒疯,我可以用上了!」
  其实并没有什么方法,这不过是紫兰说出的一句谎话!借此让铁扫把自己小心一点而中已!
  罗紫兰离开了欢乐村,一路上走了三四天,经过了两个城市!本来她想在城市之中停留下来。住了一夜,就觉得城中热闹,有些不太习惯,还是在乡下靠近镇市的地方,能找一个住处,比较方便,也来得自由些。
  又经过了四五天,罗紫兰来到了一个镇上,这个小镇,仅数十家住户,生活很简朴,虽然称为镇,但是连一个客栈也没有。
  罗紫兰在这里四周一看,山明水秀,样样都很使人满意!
  她走到一家住户门口,一位老人家就出来了,对著罗紫兰上下一看,是一位年青的姑娘!
  老者笑道﹕「姑娘是由那里来﹖到此找什么人﹖」
  紫兰笑道﹕「老伯,我是由此经过,也不知此地是什么地方﹖同时天也晚了,想找一个地方暂住一天,可是这里连一间客栈也没有。」
  老者道﹕「姑娘﹗这里叫做双龙镇,是南北必经的要道,但因为地方小,所以连客栈也没有,如果姑娘要住一天,我可带妳去一个地方。」
  紫兰笑道﹕「那太好了,麻烦老伯了﹗」
  老者道﹕「出外的人嘛,妳又是一位姑娘家,当然应该帮助妳。」
  这位老人家带著紫兰,向著双龙镇的东方走了过去,来到一家矮屋的人家,老者就把门叫开来了。
  屋中出来了一位四十多岁的女人,一看见老者,就笑道﹕「古大叔﹗原来是你呀﹗有什么事吗﹖」
  老者道﹕「这一位姑娘是路过这里,想找一个地方住上一天,我想妳这里最合适了,都是女人家。」
  那女人笑道﹕「快请进来,姑娘,妳是一个人呀﹗」
  紫兰道﹕「就是我一人,麻烦大嫂了﹗」
  那女人道﹕「不要紧﹗快进来﹗古大叔你也进来坐一会嘛﹗」
  老者道﹕「不用了,我这就回去了。」
  紫兰对著那老人家,又谢了一谢,老者走了。
  那女人笑嘻嘻的带著紫兰进到屋里,就拉了一把椅子,叫紫兰坐下。
  紫兰对著这个女人细细的看了一看,虽然是一个乡下的妇人,对人很客气,看她的年纪,也不过三十多岁,一付很忠厚的像貌﹖
  紫兰就问道﹕「大嫂﹗妳家中就是妳一个人呀﹖」
  那女人道﹕「这话说起来就长了,我丈夫姓李,是一个种田的人,我们夫妻有三个孩子,因为我丈夫人很老实,每天下田工作,因为收成不好,欠了官家一些税钱,缴不出来,半年之前,官府派官差来,把我丈夫抓去了,现在要罚我们一百多两银子,姑娘想想,我们这种可怜人家,一下子到那里去找一百多两银子﹖这半年来,我都没办法,把孩子送到娘家去了,我在这里替人家做些零工,混口饭吃。」
  紫兰道﹕「我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这种事地方上的人也该帮帮们们呀﹗」
  那女人道﹕「姑娘是看得见的,这地方只有这么一点点大,都是一些穷人,自顾都顾不了,那还有力量帮人家嘛﹖」
  紫兰道﹕「大嫂也不要急,慢慢会有法子的。」
  那女人道﹕「但愿老大爷有眼,保佑我丈夫出来就好了﹗」
  这位李大嫂,家中虽然很穷,简单的家具,收抬得倒是很清洁的,她家中,一共两个房间,李嫂就给紫兰收抬了一间。
  李嫂道﹕「姑娘﹗住是没问题。妳还没吃饭,这要怎么办﹖」
  紫兰道﹕「如果有银子,是不是可以买得到东西﹖」
  李嫂道﹕「有银子当然可以买得到呀﹗」
  紫兰解开了包裹,由里面拿出了一锭银子,交给李嫂。
  李嫂道﹕「姑娘,拿这么多银子干什么﹖」
  紫兰笑道﹕「这银子妳拿去,买些米菜之类的东西,帮我做一餐饭吃,现在天色还早,妳可以马上去,等会天黑了就不好买东西了﹗」
  李嫂道﹕「好吧﹗姑娘﹗妳先随便坐坐,我去买东酉。」
  李嫂拿了一个布袋,就出去了。
  罗紫兰等她走了之后,在这两间房中看了一看,又到厨房看了一下,见这李嫂家中,米缸之中连一粒米也没有,地上放了三四个有些烂了的地瓜,油盐之类也没有。
  紫兰真没想到,世间会有这样的穷人﹗她的惻隐之心尤然而生,暗想这种人家,弄得夫离子散的,十分可怜,等会李嫂回来,再仔细问一问,如果能使她一家团聚,我会尽力的帮助她。
  太阳已经落山了﹗李嫂揹著一点米,又拿著一些鱼肉之类,由镇上回来了。
  紫兰笑道﹕「大嫂去得好快呀﹗东西买回来了﹗」
  李嫂道﹕「已经买好了,说起来也真不好意思,家中一粒米也没有,所以买了一些回来﹗姑娘不必多心﹗」
  紫兰道﹕「这是那里的话﹗要什么可以尽管买,银子不够,我再拿给妳﹗」
  李嫂道﹕「够了﹗还有很多呢﹗」
  说著就在腰中,取出了一些散碎的银两﹗
  紫兰道﹕「这些散碎银子大嫂先留著,我这两天还不想走,人好累的,妳这里很清静,我多住两天好吗﹖」
  李嫂道﹕「只要姑娘愿意住,我当然是欢迎﹗」
  紫兰道﹕「这样就好﹗妳明天也不要去给人家帮忙了,就在家中,帮我作两天饭,也好陪陪我。」
  李嫂道﹕「我这人也真笨,说了半天,也不如道姑娘的姓名呢﹖」
  紫兰道﹕「我姓罗,叫紫兰,是由这里经过,想去省城的。」
  李嫂笑道﹕「姑娘人长得漂亮,名字听起来也使人好舒服的,妳家住在那里呀﹖」
  这一问,把紫兰问得怔了一下,接著就说道﹕「我住在欢乐城,离这里要走七八天才能到呢﹗」
  李嫂道﹕「姑娘怎么一个人出门呢﹖不害怕呀﹖」
  紫兰道﹕「我生来就喜欢在外面到处走走,看看各处的风景,怕什么﹖我见得很多了﹗
  李嫂给紫兰做了一顿晚饭,她们两人谈了很久,紫兰把她家中的情形,也问得很清楚了﹗
  可是要赎她丈夫回来,要一百五十两银子,这个数目,一时也真不好弄呢﹗虽然包裹有一百多中止两,都给她也不够。紫兰就在脑子中计划著,要如何才能弄到这一笔银子,夜里想了很久,想不出办法来,回欢乐村去找匡大娘,当然是一个好办法,同时匡大娘一定会送她这一笔银子的,可是这不是最好的主意。
  紫兰是一个具有高傲的个性的姑娘,凡事不愿求人,她要以自已初走江湖的本领,来先替这李嫂解决问题。
  第二天一早,紫兰起来后,拿出了二十两银子,交给李嫂。
  紫兰道﹕「大嫂﹗这有二十两银子,先给妳买些家中用的东西,我还要几天才能走,现在我要出去一趟,什么时侯回,还不一定,我的行李就先放在这里,大嫂帮我看好。」
  「姑娘放心好了﹗这银子我不能收,妳带著用好了﹗」李嫂道。
  「我这人有个怪脾气,给了妳,妳退还给我,我就会很生气的﹗」紫兰道。
  李嫂道﹕「哎呀﹗这怎么可以吗﹖要是给古大叔知道了,还说我贪便宜呢﹗」
  紫兰道﹕「妳是说送我来的那个老头呀﹖」
  李嫂道﹕「是呀﹗他就是古大叔呀﹗」
  紫兰道﹕「妳收手,他说话,我负责,我这银子又不是偷来的,怕什么嘛﹖」
  李嫂说不过紫兰,只好先把银子收了起来。
  紫兰离开了李嫂家中,一路上用起轻功来,向著日前经过的一个城市中,飞奔而来。
  这条路上的行人很多,紫兰的行动迅速,使得路人都对她多看上几眼。
  紫兰因为心中有事,也不愿计较这些,依然飞奔而行。
  她恨不得马上能走到城市中去,但是这条路十分的远,行走到中午了,才走了一大半的路程。
  罗紫兰心急如火的向县城中赶去,是为了什么呢﹖她由九凤山下山以来,在江湖之中除了结识了匡大娘那一般人物之外,可以说和任何人都不认识。
  她要赶到县城之中,她有她的打算,如果没有把握,她也不会盲目的行事了。
  第四章 九头怪礼聘风流剑
  原来那位李嫂所居住的双龙镇是这个县城所管的一个小镇,此县听做慈云县,罗紫兰日前经过这个县城,住了两天,她觉得这里太繁华,也太热闹了。无心在慈云县住下去,故而到了双龙镇。
  罗紫兰经过慈云县时,在街道上看见了一张告示,是一位大户人家,要聘请一位武功高强,能在宅中居住的一位武师,聘礼很高,紫兰看过,就记在心中了﹗

  因为她和这里,一点情况也摸不清楚,同时也不愿受雇于人,自己自由自在的,比较方便,而又可随心行事。她现在赶来这里,为了要想得到那一笔为数不小的聘礼,故而急急赶来﹗
  紫兰一进入县城,就向著那户大户人家而来﹗这时大户人家的门前广场,已围满了人群。
  她走到前面一看,广场之中,摆了一排椅子,中间坐了一位年约四十来岁的壮年男人,他的身边,有四五位家丁,在一边侍奉著。
  此人长得浓眉大眼,满面红光,身体健壮,穿了一身武士的服装。
  这人是慈云县的一位大富户,家财万贯,年幼时喜爱武术,曾经请过很多的名师练过一些武功,这人在地方上,虽然很有钱财,但好酒贪色,家中除了妻子之外,尚有四五个女人,弄在家中玩乐。
  在慈云县人人都怕他的作为,送了他一个外号,叫做「九头怪」。此人姓白名大魁,现在因为子女都已有了十多岁了,他想请一位高手,教导武功,故而告示贴满了县城,并以重金为礼。
  闻风而来的武林人物,这两天正聚集在慈云县。
  紫兰到了广场之后,就听见执事的人在场中说道﹕「各位﹗本县的富绅白大员外,目前需要聘请一位武术高强的人氏,护卫宅邸和教授武术,连日以来,武林的高手不断来此,白员外今天亲临校场,请愿应聘的侠士们,现在亲来一谈,明日一早,在此比试。」
  这一番话说完了,就见人群之中,走出了五六个侠士打扮的人物,亲向白大魁面前,报出了姓名,白大魁一一看过,都是一些打扮得雄纠纠的武士。
  这五六个人道过了姓名,白大魁请他们坐在椅子上,正要宣佈明天比试的详情,罗紫兰就由人群之中,挺身而出,向著白大魁走过来。
  紫兰双手一拱道﹕「白员外﹗我也是前来应聘的﹗」
  白大魁一看,来了一位女郎,穿了一身绿色的武士紧身衣服,背上插了两把宝剑,长得十分的美丽,年纪很轻,看起来不过二十岁﹗
  九头怪笑道﹕「姑娘也来应聘吗﹖」
  紫兰道﹕「正是﹗不知员外以为我够格吗﹖」
  九头怪笑道﹕「以姑娘的打扮看起来是一位会武功的人,但是我这里是要以各人当场比试为主,胜者礼聘,输者或交手时受到伤害,本人一概不负责任。」
  紫兰笑道﹕「这是当然了,如果功力不够,谁也不愿意当场献丑的﹗」
  九头怪是一个色迷,看到紫兰长得十分漂亮,心中就动了那种念头。
  白大魁笑道﹕「这里应聘的都是男士,如果姑娘的武功不高,就是输了,我也愿聘为家中的武师。」
  紫兰道﹕「那倒不必了,没有本领,谁也不敢前来的﹗」
  白大魁记下了紫兰的姓名,约好于明日在此,和那五六位应聘的武土,在此比试罗紫兰只好在县城之中暂住了一夜,第二日一大早就起来梳洗完毕,准备赴校场比试。
  街上的人热闹起来了,早市已经开始了,紫兰带好了双剑,依时来到了校场,咋天报名应聘的那几个男人,已经坐在椅子上在等候。
  罗紫兰也进入场中,坐在椅子上,那几个男人对著她不停的看著。
  不一时,白大魁带了执事人员来到校场之中,看见昨天的应聘人全都已到了试场之中。
  白大魁就说道﹕「各位侠士们﹗今天的比试,本人定下了一个标准,如今有七位侠士在此,各位比试的方法,是一对一的比试,胜了的,可和第二位再比,每胜一人,价银一百两,如果能力克六人者,可得六百两银子,同时本人聘为教师﹗」
  众人同声道﹕「此法甚好﹗」
  紫兰道﹕「员外﹗这样的办法虽好,想其中难服各位大侠的心意,不如由我一人先向各位讨教,每战只能一或二人和我打斗,如我胜彼败,其他的大侠依然可以向我挑战﹗」
  白大魁道﹕「姑娘如此说来,真有信心力服众人吗﹖」
  紫兰道﹕「员外不必担心﹗如若输了,也是自己心甘情愿的﹗」
  众人道﹕「这姑娘能夸下海日,我等当要领教一下﹗」
  白大魁道﹕「好﹗就是如此的决定,各位可以放下兵器,打斗时只能以拳脚交手﹗」
  紫兰把一对宝剑解了下来,放在椅子上,其余的人带的刀枪,也都放在一边,磨拳擦掌的,准备一显身手﹗
  紫兰站在场中,双拳一抱,行了个江湖之中的抱拳礼,就说道﹕「各位大侠﹗那一位先来比划两招﹖」
  这时一位高大的武士走进场中,双拳一抱,就笑道﹕「我向姑娘领教两招﹗」
  紫兰笑道﹕「请你先出招好了﹗」
  那人两拳一抬,两脚站了个八字步。举拳就对紫兰的头顶上直劈了下来,紫兰不慌不忙的一抬手,向著那人的拳上迎了上去,那人用的力气又大又猛,紫兰以有弹性的手拳,一把就抓住了他的一双手,用力往后一拉,那武士就站立不稳,向著紫兰的身后,连连的急跑了两步。
  紫兰的脚一抬,一脚就踢到那人的腰上,他被紫兰这一脚踢得摔了一个狗吃屎的姿势,倒在地上,半天也爬不起来﹗
  白大魁一看,连忙拍著手道﹕「姑娘真是好身手﹗」
  挨了一脚摔在地上的那人腰上好似断了一样,由白大魁的执事人员扶出场外去了。
  紫兰笑道﹕「那位大侠愿再来较量一下﹖」
  场中又跳进来了一位男人,口中叫道﹕「姑娘的身手不凡,我来讨教了﹗」
  说著就举拳打了过来,紫兰一看来人的气势凶猛,提了一口气,捏紧双拳,对著那人迎了过去。
  这人的攻势十分的快速,双拳对紫兰的浑身上下打了过来﹗
  紫兰把手一伸,两拳也上下飞舞著,对著那人的前前后后,跳来跳去的,连战了他两个回合﹗
  两人的身体不住的旋转著,紫兰一面出掌,一面就用脚在下面向著那人,一腿扫了过去。
  那人的力气都用在上身,双脚不稳,被紫兰一腿扫了过来,马上就站不稳了,向著紫苗的胸前,倒了过来。
  紫兰一伸手,就把那人一把抓住了,没有倒下去,虽然被抓住了,可是紫兰另外一隻手掌,对著那人的脸上,狠狠的打了一个大耳光,「拍」的一声,场外的群众就哈哈的大笑起来。
  那人摸著被打的脸,低著头,跑出场外去了。
  白大魁笑道﹕「姑娘真是高明,已经战败了两人,可得赏金二百两,请继续比试吧﹗」
  白大魁刚一说完,场外又跳进了一人,开口就叫道﹕「小烂货﹗老子来教训妳了﹗」
  紫兰一听,就是一肚子的气,就说道﹕「你要来比试要有风度一点,我和你无仇无恨,为什么开口就骂人呢﹖量你也是一个屁货﹗」
  这人听了,火也大了,举拳就打,紫兰一看,来势快速,把身子一偏,避开了他的这一拳,想不到那人也一腿扫了过来。
  紫兰的眼明手快,一见扫过来了一脚,她将身子往上一提,人就由地上飞了起来,让过这一脚,一伸手,就抓住了这人的衣领。
  紫兰吸了一口气,双手往上一提,就把这人由地上提了起来,紫兰又把他一举,人就举到头顶上,对著场外,用力一丢。
  那人好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飞了好远,掉在地上,场外的人们吹著口哨,拍著双手,都在叫好。
  九头怪白大魁一看这位罗姑娘连战了三人,都没有两招就把对方打倒了,觉得这姑娘十分的高明,他就说道﹕「罗姑娘﹗妳已胜了三人,可暂停一刻,再行比试。」
  紫兰笑道﹕「员外,不必暂停,我还没使出力呢﹗」
  接著又战了两个武士,都是三拳两脚的把对方打倒了。
  九头怪心中十分高兴,心中暗想,这个妞儿也真厉害,不知她在那里学的这身功夫﹖
  白大魁叫道﹕「姑娘已经连胜了五位大侠,还有一位,如能再胜,本人即刻礼聘回去。」
  场中又出来了这最后的一位侠士了,此人一进来,就抱拳道﹕「在下姓沙名尚,江湖中人称‘浪洗沙’想和姑娘领教几招﹗」
  紫兰一看,这人说话十分客气,仪态也很端正,不像刚才那几位,一进场不是大骂,就是举拳就打,一付穷凶恶极的样子。
  这沙尚的名字听起来不太顺耳,可是人还算得是见过世面的人﹗
  紫兰抱拳答道﹕「沙大侠客气了﹗我是不知自量,故而在此献丑。」
  沙尚道﹕「姑娘高明,今日的比试不能放弃,故而在下挺身而出,尚请手下留情﹗」
  紫兰道﹕「那里的话﹗沙大侠请出招吧﹗」
  沙尚道﹕「姑娘先请﹗」
  紫兰道﹕「如今是你向我挑战,当然是大侠先出招﹗」
  沙尚和那几个人不一样,身体十分灵活,他对著紫兰不敢轻视,一出招就先把身子护好,然后就出掌打了过去。
  紫兰看到沙尚步步为营,小心的应战,知道这人是比较高明的人物,同时见沙尚出的是掌,而不是拳,就知道武功不弱。
  她也以双掌上下左右的迎著沙尚劈过来的双掌,两人的掌风震得十分的有劲。一来一往的,打了四五个回合﹗
  九头怪在一边看得眼睛都花了,心里地很紧张,他担心紫兰会败了下来﹗
  因为紫差是一个女人,又长得漂亮,九头怪在无形之中,就对紫兰发生了好感。
  沙尚和紫兰过了十几个回合,紫兰无心伤他,不愿出猛招,一打到十多回合,紫兰就暗想,如果不胜他,这几百两银子就完了。
  她一想到这些,出掌就虎虎生风,掌上的内力也加重了,沙尚一看,情势不同了。
  虽然手掌没有打到身上,而紫兰的掌风已经在沙尚的肩上连扫了几下,震得沙尚有些站立不稳了﹗
  沙尚连忙跳出圈外,抱拳笑道﹕「姑娘高明,在下输了﹗」
  紫兰知道这几掌逼得他承受不住了,同时也中了几下掌风﹗
  九头怪就问道﹕「沙大侠,怎么不比了﹖」
  沙尚笑道﹕「姑娘厉害,在下输了﹗」
  场外观看的人都没有看到沙尚倒地,觉得奇怪,其中就有人叫道﹕「还没有分出胜败来嘛﹗」
  沙尚对众人笑道﹕「在下的功力不济,巳经输了﹗」
  众人道﹕「输在那里﹖」
  沙尚笑道﹕「你们要看到人倒地才分胜败,其实武功高的人只要掌风扫到对方,就巳经分出胜负了。」
  沙尚说著,就拉起衣袖露出手臂来,对著众人道﹕「在下的手臂已经被罗姑娘打得都青了,各位看看,这叫我如何再战下去﹖」
  大家一看,沙尚的手臂上青一块,紫一块的,这些人都在议论,怎么没看到打在身上,会变得青一块紫一块的﹗
  九头怪连忙过来,招呼著紫兰,并迎她到家中去,同时也留住了沙尚,愿以同样的礼金,聘他在家中。
  沙尚推辞不愿就任,想要另往他处。
  紫兰笑道﹕「沙大侠如是愿留下,我愿和你共研武功,同时还可以在白员外府中,多学习一些武林绝招﹗」
  沙尚道﹕「姑娘已经要我共留此地,在下祇能暂作短时间的停留,也不愿受白员外的礼金,因为这不是我自己的本领而得来的。」
  九头怪笑道﹕「哎呀﹗不要管那么多了﹗两位都是我的武术师父,其他的不讲﹗」
  沙尚见九头怪坚持留他,又加上了紫兰的劝慰,他只好留下了。
  同到白大魁的家中,这位九头怪把罗紫兰和沙尚领进客厅之中,白大魁入内,取出十包银两,拿了六包六百两,送到紫兰面前,另外四包四百两,送到沙尚的前面。
  沙尚道﹕「员外﹗这是干什么﹖」
  九头怪道﹕「一点敬意,请收下﹗本人家中还有许多的事情需要沙大侠多烦心呢﹗」
  沙尚笑道﹕「今日应聘,在下并未到达理想,这银两我不敢收下,如员外有何差遣,在下当尽全力﹗」
  紫兰笑道﹕「不是我爱财﹗因为我目前急需一批银子帮助别人,我就不客气收下了﹗」
  白大魁道﹕「姑娘﹗如果银两不够,我还可以再拿一些出来。」
  紫兰道﹕「够了﹗够了﹗太多了我也没有用处,不过我要先向员外说明,明日一早,我就要先往别处料理私人的事情,三五日以后,方能回来﹗」
  白大魁道﹕「这是当然,姑娘多去几天,也没关系。」
  紫兰在白大魁处,得来了数百两银子,心中十分高兴,这次再回双龙镇,就可把李嫂的丈夫赎了回来,同时也可以使她一家人团圆。
  第二天早晨,紫兰带著银两向九头怪告辞,沙尚留在九头怪的家中。
  罗紫兰一上路,又是飞驰而行,一个上午,就赶到双龙镇来了。
  李嫂因为紫兰一夜没有回来,正在家中等得心焦,也弄不清楚紫兰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突然听见门外叫道﹕「大嫂﹗我回来了﹗」
  李嫂一听是紫兰的声音,连忙跑了出来笑道﹕「哎呀﹗姑娘﹗妳到那里去了﹖害我担心了一夜﹗」
  紫兰把揹著的一大包银子,往桌子上一放,就笑道﹕「我就借银子去了﹗」
  李嫂道﹕「妳不是还有很多的银子吗﹖」
  紫兰笑道﹕「那些银子不够,我是去借了六百两,要给妳去把妳丈夫赎回来,小孩也接回家来,过你们的安静日子。」
  李嫂听了,心里又是高兴,又是难过,就说道﹕「哎呀﹗老天﹗我怎么能拿妳这么多的银子吗﹖我们才认识,将来要我怎么对妳交待吗﹖」
  紫兰笑道﹕「不必交待,我送妳四百两,妳带我一块到官府中把银子缴了,赎回妳丈夫,然后去妳娘家把孩子接回来,余下的银子,你们夫妻可以做点生意,维持生活。我这人做事,救人要救到底,只要你们能团园,我就高兴﹗」
  李嫂感激得流下了泪来,紫兰祇是在安慰著她。
  为了李嫂要能赎回丈夫,紫兰又怕这个镇上的人一知道李嫂有钱了,会来找她麻烦,紫兰就留在她家中,住了下来。
  李嫂高兴得一夜也没有睡,第二天一大早,就起来了,去把地保找了来,紫兰带著银子,跟了李嫂和地保一块到官府中,把李嫂的丈夫赎了回来,小孩也接回家中来了。
  紫兰对李嫂说道﹕「妳的事,我巳经办好了,剩余下的银子拿去好好过日子,我会时常来看你们一家人的,如果有人敢来欺负你们,你们可到慈云县城之中的白员外家中找我,现在告诉妳,我是一行侠仗义的侠客,专门为人打抱不平的。」
  李嫂和丈跪在地上,千恩万谢著。
  紫兰道﹕「我现在就要走了﹗」
  李嫂道﹕「罗姑娘﹗就教我怎么说吗﹖姑娘去了慈云县城,我夫妻将来会去看妳的﹗」
  紫兰对他们一家人笑了一笑,又在孩子们的头上摸了一摸,为了不使他们难过,紫兰一回身,就以飞行的脚步,急驰而去。
  这一对老实的夫妻,对著这位女侠的身后,暗暗的祝福著。
  罗紫兰一路之上想想这件事,心中十分的痛快,觉得这是她下山以来,所作一件最有价值的事情。
  沙尚在白大魁家中,正和罗紫兰在聊天。白大魁为了讨好紫兰,准备了很精美的住房给她住,日日以佳宾的待遇,招待著紫兰与沙尚。
  紫兰对沙尚说道﹕「这位白员外家中非常富有,但是养了许多的姬妾,还经常的对女人讨好呢﹗不知成何居心﹖」
  沙尚道:「姑娘已经看了出来,多加小心才是﹗」
  紫兰笑道﹕「这种人我也没有看在眼里,如果此地不能安身,我想走开﹗天下之大,到处可以为家。」
  沙尚道﹕「姑娘真是一位豪爽的女中英杰。」
  紫兰笑道﹕「有一句话我早就想问你,但是我们初次认识也不好开口,如果我说了出来,你会见怪吗﹖」
  沙尚笑道﹕「有话直说,我不是那种度量小的人。」
  紫兰道﹕「看你年龄也不过三十岁而已,武功也不弱,何以取了一个沙尚的名字,叫又称作浪洗沙﹖这海浪洗沙,沙还能存在吗﹖」
  沙尚笑道﹕「我对人对事,都看得很淡,尤其在江湖之中混了几年,觉得江湖的险恶,比普通的人情要差得太远了,我自从前几年隐名在外行走,就以这浪洗沙的绰号为名,故而至今依然如此,其中并无什么意义。」
  紫兰道﹕「我出师不久,知道得不多,但是像白员外这种人,一看就能明白他的用意。
  沙尚笑道﹕「姑娘﹗先不谈这白员外,妳问过了我,我也有一个疑问想听听你的解释。」
  紫兰道﹕「好呀﹗你要知道什么﹖」
  沙尚道﹕「以姑娘的武功来说,是非常的高强了,能有如此的功夫,真是使人难以相信,一定另有原因,以这种高明的武功,为什么又称作什么‘风流剑’呢﹖」
  紫兰笑了一笑道﹕「这大概是人家说我很风流吧﹖」
  沙尚笑道﹕「这真是风流佳人了﹗」
  紫兰把头低了一下,很久没有说话,她看看沙尚,虽然不是十分英俊的男人,比起铁公鸡和铁扫把来,真是要强了好多倍呢。
  她想了一会,就红著脸说道﹕「我是风流女侠,那你就是笨剑客了﹗」
  沙尚一听,也在仔细的思想这句话的意思在那里﹖
  紫兰又笑著说道﹕「天下的男人,可能你是最笨的一个了﹗」
  这一次沙尚明白过来了,对著紫兰,目不转睛的看著。
  紫兰一看,心就跳了,连忙说道﹕「哎呀﹗不要用这种眼神看我嘛﹗好怕人的﹗」
  沙尚笑道﹕「看看怕什么﹖我又不会吃人﹗」
  紫兰道﹕「未来看你很老实的,现在也会不老实了﹗」
  沙尚道﹕「姑娘怎么会知道我不老实﹖」
  紫兰道﹕「看眼睛嘛﹗你老是在人家身上看著,不就看出来了嘛﹗」
  沙尚笑道﹕「姑娘真是聪明极了,在下早已为妳的姿色而倾倒嘛﹗」
  紫兰是一个刚尝过美味的少女,加上了这些天的奔走劳累,先把这种事放在一边了,现在来到了白家,安定了下来,这种男女间的妙事,又在她的心中燃烧了起来,加上和沙尚成天呆在一起,而没见沙尚有什么动作暗示,所以她就以送上门的方式挑逗沙尚。
  沙尚也并不是傻瓜,同时他也有著很多的床上功夫,最重要的,是觉得紫兰的武功比他高,而不敢轻易的下手。
  紫兰听他一说,就笑道﹕「休不用说那些好听的,年青人谁不喜欢美丽一点吗﹖」
  沙尚道﹕「妳的美丽,和别人不同﹗」
  紫兰道﹕「你说什么﹖我为什么和别人不同﹖」
  沙尚道﹕「妳除容貌美,身材美,还有著一种高贵的美,我形容不出来了。」
  紫兰笑道﹕「你吓了我一大跳,我以为你说我像个丑婆子呢﹗」
  沙尚道﹕「要是像妳这样的丑婆子,有一百个我也要﹗」
  紫兰道﹕「去你的﹗要那么多干什么﹖你有那么大的本领呀﹖」
  正说著,九头怪白大魁走了进来,紫兰和沙尚止住了谈话,迎著这位九头怪。
  白大魁说道﹕「两位大侠﹗住在这里还习惯吗﹖」
  紫兰道﹕「很好﹗一切都很方便,另外有什么事吗﹖」
  白大魁瞇著眼睛,笑嘻嘻的说道﹕「罗姑娘﹗真看不出这么年青,本领那么高,我的几个孩子成天嚷著要习武功,我想请两位选个日子,教导他们。」
  沙尚道﹕「员外交代我们什么时侯,就是什么时候好了。」
  紫兰道﹕「对嘛﹗反正我和沙大侠成天都在空著。」
  白大魁道﹕「不急﹗不急﹗我选个日子好了,姑娘和沙大侠如果有空,愿到外面走走,这里也有好多去处呢﹗」
  紫兰道﹕「此地我们来过,各处也都去过了,员外如果有事,就请便好了,我和沙大侠正在研讨一套武术呢﹗」
  白大魁看到紫兰人就软软的,总是想和她亲近,而紫兰对他可以说一分好感也没有,现在又要他先离开,白大魁也不能不出去﹗
  他心中暗想:不管妳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我慢慢的和妳缠,总有一天,会弄到手的,叫妳这小妞知道我为什么叫九头怪﹗
  白大魁笑道﹕「很好﹗很好﹗姑娘和沙大侠继续的深究吧﹗我不打搅了﹗」说著就走了。
  紫兰对著九头怪的背后哼了一声。
  沙尚笑道﹕「妳真会对付这个九头怪﹗」
  紫兰笑道﹕「人家说最狡猾的是九头鸟﹗这家伙叫做九头怪,一定是很难缠的家伙了。」
  沙尚道﹕「既然应了聘,只好先忍耐一点﹗」
  紫兰道﹕「我才不忍呢﹗弄不好,姑娘就和他翻脸﹗」
  沙尚笑道﹕「看样子,他是在想妳的好事了。」
  紫兰道﹕「你要死了﹖胡说八道的,如道就好,先放在心里,姑娘也不会要这种形象的怪物呀﹗」
  沙尚道﹕「此人以为家产富有,弄了那么多的女人在家,还不老实﹗」
  紫兰笑道﹕「这就是你们男人的毛病嘛﹗」
  沙尚道﹕「我才没有这种毛病,同时我现在半个也没有﹗」
  紫兰以开玩笑的口吻说道﹕「叫九头怪分你一个嘛﹗」
  沙尚见她在说笑了,也笑著说道﹕「要分,就把妳分给我好了﹗」
  紫兰脸一红,就假意的生气了,然后又说道﹕「我看你是没存好心,也在逗我了﹗」
  沙尚怕说得一言不合,会把这培养出来的一点私情弄坏了,忍著很久不说话。
  紫兰一见沙尚又不说话了,又故意的逗他道﹕「男子汉大丈夫的,怎么说话吞吞吐吐的,是不是又不好意思了﹖」
  沙尚道﹕「姑娘﹗妳就做做好事吧﹗别再逗我了,我心里又紧张又有些不敢说出来。」
  紫兰道﹕「你不说我也明白,在这里不要多说了,晚上见面再谈。」
  她说完话,就起身回房去了,厅中留下了沙尚一个人,他坐在椅子上,心里在胡思乱想著。
  他觉得这个姑娘说话带著挑逗的意思,但是自己那话引诱著她,她又有些正经起来的样子。
  沙尚心里最担心的就是自己的武功不及她,如果为了这事,两人闹翻了,面子上实在太不好看了。
  可是这女人走的时侯,又说晚上见面再谈,这晚上是晚到什么时侯吗﹖要谈一些什么呢﹖沙尚想了很久,也想不出其中的原故来﹗
  罗紫兰离开了客厅,回到房中,她在回味著刚才和沙尚所说的一些情形。她对沙尚的印象很深,也有很多的好感,而觉得其不太理想的就是沙尚没有进攻的勇气,紫兰自己往上送,又觉得这送得太急,反而不好。
  回味著跟铁公鸡弄的那一次,觉得玩玩下面的那东西倒是一件美事,铁公鸡粗俗,同时匡大娘她们一玩起来,都是乱交,好几个女人共著一个男人,以自己一次的经验来说,还是一个人找一个男人来得自由多了。
  她有些忍不住肉体上的变化了,下面的那东西,也有些痒痒的,同时也冒出水来了。
  紫兰暗想:我们女人的穴也真怪,一想到那事,就会痒痒的流水,心里好像要疯了一样。
  这几天都没想过,也没摸过,成天为了给别人办事在忙著,把这件初尝滋妺的妙事给忘记了。
  刚才和沙尚一谈,人就有些冲动,可惜沙尚不敢单刀直入的自己说出来,看样子沙尚也是有心的。
  紫兰在床上躺了一会,觉得睡也不好,坐也不安,就起来去洗了个澡。
  她住的这间房子在白天时,往住沙尚会走了进来,而紫兰又很大方的和他谈著一些事,所以沙尚到她房中,是可以随便进来的,但只是在白天。
  紫兰因为性的冲动,就在白天洗了个澡,刚刚洗好了,又忘记拿衣服,她的房门也没有关上。
  正在这个时侯,沙尚因为紫兰说晚上再谈,弄不清楚晚上什么时侯,想了一会,就到紫兰的房中来,想问个明白。
  沙尚一推门进来,正好碰上了紫兰光著身子,出来在衣箱里找衣服﹗
  紫兰听见门响,连忙回头一看,就见沙尚进来了,她就叫道﹕「哎呀﹗你怎么进来了﹖」
  说著就用双手捂著胸前的一对奶子,双腿把下面夹得紧紧的,这种动作,是女人们的一种本能动作。
  沙尚一看,也楞住了﹗回头就把房门锁上了,他看到紫兰全身雪白,细嫩无比,胸前的奶子鼓得高高的,虽然她把双腿夹起来了,但是下面的那些黑毛,还是看的很清楚。
  沙尚笑道﹕「姑娘这一身好漂亮哪﹗真把我迷死了﹗」
  紫兰道﹕「哎呀﹗你好坏的﹗怎么这时侯进我房里来了,大概是没存好心吧﹖」
  沙尚笑道﹕「怎么把衣服脱得光光的﹖在干什么呀﹖」
  紫兰道﹕「人家在洗澡,洗好了,又忘了拿衣服,才这样。」
  沙尚道﹕「怎么在白天洗澡﹖」
  紫兰道﹕「要你管﹗我高兴嘛﹗」
  本来紫兰想要赶沙尚出去,可是她一想,要是一赶他,他真的出去了,那这些心机,不是白用了吗﹖
  这时沙尚的胆子也大了一些,走到紫兰身边,一抱就抱住了紫兰,对著她脸上亲了两口,手就摸在她的奶子上。
  紫兰渴望很久的事情,现在终于来了,她把胸部向著沙尚挺了过去。
  沙尚的手,摸到她下面的那些穴毛上,又要往下摸。
  紫兰把腿夹得紧紧的,感到沙尚下面那根东西,硬挺挺的,在肚子上碰著,心中已经沉醉了。
  紫兰道﹕「让我穿衣服吧﹗这时侯不行呀,小心九头怪会碰上的。
  沙尚道﹕「好姑娘﹗让我看看妳下面的小嫩穴好吗﹖」
  紫兰道﹕「好痒的﹗给你看一下,我要穿衣服了,晚上再给你好了﹗」说著,紫兰就把一隻腿翘了起来,露出了那个红嫩的小穴来。
  沙尚一看这小嫩穴,又红又嫩的,他就往地上一蹲,双手分开了她的大腿,用嘴对著她的小穴上,一口就亲了下去。
  紫兰被他这样一亲,全身都酥了﹗这真是紫兰想不到的妙事,正想著,她就感到小穴口中,一股热热的东西,在上面舐起来了﹗
  紫兰一酥,就轻声的祇是哼,同时把穴连夹了几下。
  沙尚的舌尖就被她夹在穴中,小穴之中,马上就流起水来了。
  紫兰道﹕「好人﹗不要舐了,我快吃不消了,好舒服啊,等晚上再给妳舐好吗﹖」
  沙尚心里也有一点担心,觉得这个时侯真不是可以弄的时候,随时会有人走过来的,看见了,就不好了。
  他放开了紫兰,紫兰连忙拿了衣服,就穿在身上,对著沙尚一看,就笑了起来。
  沙尚道﹕「妳笑什么嘛﹖」
  紫兰笑道﹕「你脸上弄得都是那东西流的水,我去拿手巾来给你擦擦﹗」
  沙尚把脸上的穴水擦乾净了。就说道﹕「姑娘的小穴真紧,好迷人的﹗」
  紫兰道﹕「你下面的那东西大不大﹖」
  沙尚道﹕「妳喜欢多大的﹖」
  紫兰道﹕「太大了我不爱,长一点最好﹗」
  沙尚道﹕「我现在拿出来给妳看看好吗﹖」
  紫兰笑道﹕「看了你的,我又会痒起来,要拿出来,就快一点,等会会有人来的﹗」
  沙尚把裤子一拉,由裤襠里就把那根硬著的鸡巴拿出来了,对著紫兰翘了几下,马上就举得高高的。
  紫兰一看,就伸手去摸,一握在手中,轻捏了一下,感到好硬的。
  沙尚的鸡巴是一种细长型的,龟头红红得有些发亮,鸡巴虽然细长,可是那个鸡巴头好大一个,园园的顶在前面。
  紫兰捏了一下就说道﹕「这鸡巴好硬,也很长,但是这个鸡巴头怎会这么大,好怕人的﹗」
  沙尚笑道﹕「妳的小穴一定可以装得进去﹗」
  紫兰把鸡巴鬆开了说道﹕「先放到裤子里去嘛,等到夜里,跟你好好的玩一玩。」
  沙尚连忙把裤子穿好了,坐在椅子上,笑嘻嘻的,对著紫兰看著。
  紫兰笑道﹕「我以为你是个大笨牛呢,原来是个偷香的高手。」
  沙尚道﹕「说实在的,我对妳早就有此心了,但是又怕妳不高兴,翻了脸,我就糟了﹗」
  紫兰轻轻的打了他一下,笑道﹕「怎么会呢﹗我总不能先找你吧﹗」
  沙尚道﹕「现在不要谈这些了,我夜里什么时侯来﹖」
  紫兰道﹕「你现在先回房去,好好睡一觉,夜里看到九头怪进后院去了,关上院门之后,你就可以来我房中,我这里比较安静一点。」
  沙尚心中的高兴,真是无法形容了。
  紫兰和沙尚,夜里又是怎么弄法﹖九头怪是不是也弄上了罗紫兰﹖请你继续看风流女侠歪傅下集。
  总算将上册搞完了,网友们是否能看到精彩的下册,就看我们的造化了﹗如果哪位黄色战线的前辈,愿冒著风险将其保存下来,且像 OCR兄一样,愿意无私贡献给广大的网友的话,那将是我们的福份﹗我自已也愿意出一份微不足道的贡献!
  爱你们的﹕Hori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outwebsit@hotmail.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