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子淫乱日记

  我生活在中国中部省份的一个县里,虽然地方不大,但还算繁荣,这些年G
  TP一直在全省X十多个县里排前五位。
  我的妈妈叫苏慧今年45岁,那时她40岁,至今在教育战线上奋斗了28
  年,现在是中学的常务副校长。
  在大多数男人眼里,妈妈不是那种让人眼前一亮的美女,但很秀气、很耐看,
  属于越开越有味道的那种,而且据我所知,妈妈在很多男人眼里是一个知性、婉
  约的女人。
  妈妈身高很普通161cm,体重现在有110斤,乳房不傲人81。2c
  m,有点略微的下垂,但手感很好,没有明显的外扩,因此乳沟还很明显;腰围
  56cm还是比较纤细的;臀围很不错88。6cm,毫不走形,很结实,很圆
  滑。
  我感觉他*的身体最美的是她的皮肤,白而不仓,非常的柔滑、细腻,虽然
  已经45岁了,但依然很有水份,很有弹性。
  我叫贾云帆今年25岁,那年20岁。虽然母亲是教师,对我从小管教很严,
  我也很听话,但也许我智商不高吧,学习成绩一直不是特别好,初中毕业后,我
  受够了紧张的学习生活,经过和他*的强烈对抗,我没有上高中,而是考上了中
  专。
  18岁中专毕业,幸得时任县委副书记的姑父帮忙,我进了一个不错的事业
  单位工作。我家当然还有我的父亲,他是个好男人,起码在事业方面,现在我还
  把他当偶像和目标。
  父亲对工作有着一种强烈地热爱,爸爸最早在我们县里的项目办,一听名字
  就知道,是县里专门出去拉关系找项目的,整天全国各地跑,后来,被提拔当上
  了县里驻省里办事处的主任,前年更是被派到了北京做驻京办主任了。正是因为
  他常年在外忙工作,才成全了我和他*的爱。
  妈妈是一个很婉约的女人,她从来没有小说里描写的那么放浪不羁过,即使
  现在我们已经有了5年的关系,我们彼此赤裸面对时她也很热情,即使我们现在
  的性爱很和谐她也不会过于放浪,也不会如同小说里的那些妈妈们,恩恩啊啊,
  满口的淫声浪语,因为不管怎么样她始终有个身份就是妈妈。
  当然,随着我和妈妈感情的深入,妈妈在我的鼓动下,也愿意尽可能尝试一
  些新鲜的、我喜欢的花样,比如:丝袜、口交、在车上、在野外,和我一起看论
  坛。
  根据我和他*的经验,女人一旦和你有过一次,而且你走进了她的心里,她
  就会很迁就你,会愿意为你付出,妈妈也是如此。
  我和他*的爱,和广大小说里描写的都不一样,没有那么唯美、浪漫,我感
  觉我和他*的爱很平实,除了开始的时候彼此都还有些拘谨和顾虑之外,就如同
  正常夫妻慢慢磨合、发展感情一样。
  如今只要爸爸不在家,我和妈妈就过着如同夫妻一样的生活,有温馨的依偎,
  有甜蜜的打情骂俏,有因琐事的争吵,有赌气冷战,当然也少不了热情似火的床
  上运动。
  如果你也想和你的妈妈相爱,那么请不要急于寻求自己的满足而强迫你的妈
  妈做一些她不适应的事情,你需要做的是慢慢来,慢慢的委婉的引导她,而不是
  强逼她,不然我认为对妈妈是一种伤害。
  说实话,在我和我的母亲因一次意外有了第一次亲密接触之前,我压根就没
  想过乱伦,我的母亲也更不可能有这样的想法,虽然那时我已经记了很多日记,
  但都是一些日常随想。
  真正开始记录我们故事的就是在我们第一次亲密接触的第八天,我从惶恐之
  中慢慢恢复过来后才写的。所以我和母亲到底是怎么开始的,因为没有记录,而
  我想尽可能的保持日记的原汁原味,所以我也不想再去重新撰写。就简单给大家
  介绍一下吧。
  我记得很清楚那次是2004年的7月5日,妈妈如愿的得到了早该是她的
  职位——常务副校长,这令她十分欣喜、兴奋,甚至没有发现自己的儿子情绪却
  很低落,因为我在前一天失恋了。
  那天晚上她和同事们庆祝回来时已经有些醉意,而我却在一个人喝闷酒,也
  许是她真的醉了,看我喝酒没有唠叨我,反而继续兴高采烈地讲同事们如何祝贺
  她,不知不觉间,她越说越兴奋,也开始倒酒喝,我们开始对饮,最后一切都天
  昏地暗,以至于现在我和她都回忆不出,到底是怎么到了床上。
  第二天我是在一声尖叫声中惊醒的。我睁开眼的时候,只看到妈妈赤裸着身
  体抱着毛巾跑出卧室的背影,当我意识到怎么回事后,我的脑子也一片空白。
  我在床上呆呆地坐了很久,才爬起来,在客厅里找到衣服穿好,匆匆地逃出
  了家门。后来我才知道那一天妈妈就抱着一条毛巾被在卫生间里躲了一天,哭了
  一天。
  之后就是我们长达74天的无语生活,就是说虽然我们在家,可都不会互相
  看对方,更不会说话,都在有意识的尽可能躲避对方,家里的气氛只有压抑和尴
  尬。
  这就是我和他*的第一次,现在我一直很遗憾,就是一点也想不起来我们的
  第一次到底是什么样。至于我和妈妈是又怎么走到一起的,过程很复杂,我不想
  刻意去写,就把日记公布出来吧,不过因为上面所说的原因,不连贯哦,请大家
  见谅!
  从明天起,我会慢慢的把可以公开的日记陆续公布出来,(每隔两至三天更
  新一次)日记又长又短,有的两三页,有的只有几句话,如果长我一次只公布一
  篇,如果短我会公布两到三篇。
  2005年9月19日星期一23:33阴
  今天又发生了一件事,天啊,我该怎么办啊?怎么会这样?难怪前几天妈妈
  请假在家休息了三天,难怪这几天他*的脸色更难看了,衣服也不怎么洗,连饭
  也不怎么做,难怪前天晚上我看到她又在卧室里哭。
  昨天晚上继续失眠,早上头疼的厉害,就打电话到单位请了病假,混蛋张主

  任又说怪话,说我这一段时间总请假,他个混蛋怎么会知道我的痛苦啊,老混蛋
  一个。
  10点多才起床,妈妈早就上班了,我从冰箱里拿出一块仅剩的面包吃,随
  手把塑料袋扔到垃圾桶里,眼睛下意识的扫了一眼垃圾桶,就是这一眼,我看到
  了一样东西,我认识它,因为我给前女友买过——打胎药的盒子。
  我的心一下就提到了嗓子眼,我伸出颤抖的手把它捡出来,想确认一下,没
  错,就是这个米非司酮片,盒子里的铝塑板已经空了,除了说明书还有揉成一团
  的纸,医院的诊断书:妊娠2个月。
  我在极度恐惧中,脑子飞速的旋转:爸爸已经4个月没有回来了,不可能是
  爸爸的,别的男人的?不可能,他*的为人我是知道的。
  2个月,那天是7月份,天啊,是,是我的?我感觉我的嘴唇都是颤抖的,
  无力的坐到了地上。我真的很害怕,不知道该怎么办?老天简直是在戏弄我,就
  那一次,还是酒后,而且不知道怎么发生的,就让妈妈有了。
  不知道我在地上坐了多久,才木然的回到我的房间,躺在床上眼睛直盯盯的
  看着天花板,脑子里一会空白,一会又乱入麻,不知道想些什么。
  中午妈妈依然没有回来,我知道她是在躲避我,不想面对我。下午,我从慢
  慢从恐慌中走出来,开始思索到底该怎么办,脑子里一直有两个声音在打架,一
  个是继续装聋作哑,当做什么也不知道,逃避所发生的一切;一个是勇敢起来,
  面对自己犯下的错,好好的照顾妈妈。
  下午妈妈回来后,我偷偷的看了她,她的脸色还是很难看,虽然我没经历过,
  但我知道我们这里把女人打胎叫做小月子,很伤身体的,一般打胎后都要卧床休
  息2周,还不能粘凉水,不能劳累,而且要多补充营养。
  看着妈妈疲惫的样子和苍白的脸,我好内疚,好心疼。可是一直到现在已经
  是晚上11点多了,我还是拿不定主意。我是不是很懦弱啊,一点主见都没有。
  我到底该怎么办啊?
  2005年9月20日星期二22:54阴
  相比昨天而言,我的脑子已经清醒了很多,心里也不再像压了一块石头一样
  堵了。因为我今天终于迈出了一步,终于勇敢的面对了自己,面对了妈妈,也面
  对了那件不该发生的事。
  昨天夜里仍然是失眠,脑子里一直反复着两个问题,一是继续逃避,而是勇
  敢面对。没看表,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时间,我下了决心,之后便不知不觉地睡
  去了。
  早上我电话也没有往单位打,依旧没有上班,等妈妈上班后,我打开电脑,
  在网上搜索了一下打胎后的注意事项和营养进补的方法,心里开始盘算着,如何
  照顾好妈妈。
  我先把家里打扫了一下。看来妈妈身体真的很虚弱,因为以前她是个很爱整
  洁的人,可这两个星期家里基本上没有整理过。
  房间打扫之后,我按照打算出门采购:砂锅、鸡蛋、笨鸡(家养的鸡)、枸
  杞、红枣、红糖、暖水袋等等,中午回到家,我就草草的吃了包方便面,就开始
  按照网上的营养食谱开始炖鸡汤。
  整鸡、枸杞、红枣、八角、花椒、姜、算、料酒一起放入砂锅,大火烧开,
  然后转为小火慢炖,足足炖了4个小时,闻着扑鼻的香味和油滋滋的鸡汤上漂浮
  着的鲜红的枸杞和红枣,我的心里也是暖暖的。
  下午我的心里还是很不安的,因为我不知道妈妈能不能原谅我,能不能接受
  我的照顾,如果她不接受我又该怎么办呢?可已经发生了只好硬着头皮上了。
  妈妈晚上快7点才到家,回来后依然是立刻回到卧室,闭门不出。我把鸡汤
  热了热盛了一碗,压了压不安的心去敲他*的房门,可妈妈没有任何的回应。
  我一时不知道是进还是走,犹豫了片刻我试了一下门锁并没有锁住,我一咬
  牙打开门走了进去。躺在床上的妈妈也许没有想到我会在她没回应的情况下自己
  开门进来,抬头看了我一眼,又翻身背对着我躺下。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端着鸡汤走到他*的床边说:「妈妈,我知道你很生
  气,很伤心,可你现在身体不好,要保重自己啊,我给你炖了点鸡汤,你喝一点
  好吗?」
  妈妈听我一说如同受惊一样,一下坐了起来,不可思议的看着我,满脸通红,
  嘴张了几下说:「你怎么知道的?」
  我如实说看到了垃圾桶里的药盒和诊断书。妈妈听了我的话,一扭身扑到床
  上大哭了起来,哭的好伤心,整个身体都是颤抖的。
  我也忍不住泪流满面,把鸡汤放在床头柜上,一下跪在地上说:「妈妈,对
  不起,都是我不好,我知道我做了错事,可我真的不是有意的,我也不知道到底
  怎么回事,我不求你原谅我,只求你好好保重身体好吗?我求求你了。」
  妈妈听了我的哭诉,突然从床上爬了起来,大哭着扑到我的身上,使劲的捶
  打我,揪我的头发,真的很疼,可我没有动,任妈妈发泄着。
  妈妈一边打一边哭着说:「怎么会这样啊,我们到底做了什么事,我们怎么
  对得起你爸爸啊,为什么会这样啊……」
  就这样妈妈在我身上哭打了快20分钟,才停了下来,她看着我被她揪的乱
  七八糟的头发和脸上的两道指甲痕,楞了一下,抽泣着又回到了床上,背对我躺
  下,身体随着抽泣还是不停地抖动着。
  又过了半个小时,他*的抽泣也停止了,她坐起来看着还跪在地上的我,叹
  了一口气说:「小帆,你起来吧,我知道这事也不能怪你,也怪妈妈不该喝那么
  多酒,事情已经发生了,就让它慢慢过去吧,我不想再提起它了,我发泄出来就
  没事了,你去休息吧。」
  我倔强地跪着说:「妈妈,是我对不起你,现在你身体正虚弱,要好好调养,
  我不求你原谅,只想这段时间能让我好好的照顾你,行吗?」

  妈妈听到我说她身体正虚弱脸又红了一下,盯着我看了一会没有说话,起身
  坐在床边,端起那碗鸡汤,慢慢的喝了下去,然后说:「去休息吧。」就又背对
  我躺上了床,用被子蒙住头睡下。
  我一时不知道该再说些什么,拿着碗站起来走了出来。虽然妈妈还没有原谅
  我,没有原谅她自己,但刚才打我的时候确实把这么长时间来的痛苦发泄出来了
  一些,而且虽然没有亲口答应我照顾她,但毕竟喝了我做的鸡汤,我想应该是默
  许了吧,还有经过了77天的陌路人,妈妈终于给我说话了。
  我的沉重的心情也稍微好了一点,只是头皮、脸还有身上还是很疼。好好的
  照顾妈妈吧,让她的身体尽快复原比什么都重要。
  2005年9月25日星期天20:31晴
  经过这几天,我炖的鸡、排骨、猪脚和小米粥的滋补,他*的脸色已经有所
  好转,只是我和妈妈还是很少说话,不过妈妈不再像我强行给她请假在家休息的
  头两天,整天关在卧室里,会到阳台上透几次气,面对我时也会偶尔看我一眼了。
  这些已经让我满足了好多,老天保佑吧,希望妈妈能快点好起来,也希望我
  们都能尽快的忘记那件事,我多想回到以前的时候啊,哪怕天天听他*的唠叨。
  今天还发生了一件事,让我害怕半天。21号早上我强迫妈妈没有去上班,
  然后给她的单位打了个电话,说妈妈病了要在家休息,请两个星期的假。
  今天它们学校的领导班子来看望。期间,刘校长问妈妈得了什么病,妈妈一
  愣一时没有回答上来,我赶忙说妈妈得的急性胃炎,医生说妈妈身体弱要多休息。
  幸亏他们没有再多问,只是说了一下客套话。
  好险啊,都怪我提前没有想到,还是缺乏社会经验啊,今后一定要注意。不
  过我回答完后,我看到妈妈看了我一眼,眼光少了些冷漠,好像有点赞许的意思,
  我也算待罪立功了吧。
  今天又洗衣服了,这几天洗了两次衣服我才知道,洗衣服不是简简单单往洗
  衣机里一扔就好了的事,还是很辛苦的,我手腕上都搓的发红了,遇到洗衣粉水
  兹啦着疼,以前确实不知道体谅妈妈,以后要改。
  2005年9月28日星期三23:06晴
  他*的脸色越来越好了,今天早上还起来打扫了房间,但依然和我没什么话,
  中午吃饭时,我没有把饭菜端进她的卧室,而是放在了餐桌上,我叫她吃饭时她
  说不饿,等我自己吃完了她才到餐厅吃饭,看来妈妈还是觉得无法面对我啊,这
  种日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可以结束。苦恼中……
  2005年10月1日星期六23:11阴
  今天放假了,可我没有像以前一样睡懒觉,很早就起来了,打扫房间,做早
  餐。我去拿他*的衣服洗时,她没有像前几次那样阻拦,但还是不见她的内衣裤,
  我想妈妈还是很忌讳的,算了,如果真的让我洗,我也真的会觉得很尴尬的。
  上午妈妈没有继续在卧室里呆着,到客厅看了一上午电视,我给她倒热水时,
  这次她是用手接住的,还说了声谢谢,而不像以前都是我放在桌子上她才拿。
  中午的时候爸爸打电话回来,我先接的,他说要陪一个部委的领导一家去新
  疆玩,放假就不会来了,问家里还好吧,我都不知道怎么回答,只能敷衍着说没
  什么事,后来爸爸让妈妈接电话,我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还好妈妈什么都没说,
  只是我听的出来他*的语气也有点不稳定。
  当妈妈放下电话转身看到一旁的我紧张的样子,没有说什么,只是叹了口气
  就走了,而我的手心里已经全都是汗了。看来妈妈决定隐瞒那件事了,我是该喜
  还是该悲啊?
  2005年10月5日星期三21:23晴
  今天天气不错,下午我看妈妈换了衣服要出门,我问她去干什么,她说出去
  透透气。我要和她一起,她说想一个人走走,不会有事。可我还是跟着她出了门,
  她在前面走我在后面保持着三四米的距离跟着她,她也没再说什么。
  路上碰到了熟人,我看到了妈妈久违的笑容,不过我想那是装出来的,她们
  简单的寒暄了几句,之后妈妈叫我说一起走吧,让别人看着还以为怎么回事呢。
  就这样我们无语的走着,每次过马路时我都快走几步挥手挡一挡车,妈妈看
  在眼里,可没有任何的表示。在药店里我看妈妈买了几瓶补血益气的药,哎,还
  是我粗心啊,只知道给她补充营养却没想到买点补药,真笨!以后一定要细心,
  好的照顾妈妈,弥补自己的错。
  2005年10月7日星期五21:50晴
  下午又和妈妈出去了一趟,这次我没有和妈妈保持距离,她也没说什么,我
  还是在过马路时替她挡一挡车,上楼梯时会嘱咐她小心。
  路过一个菜市场时,我看妈妈到卖鱼的摊上问价格,妈妈以前就非常爱吃鱼,
  我想妈妈是想吃鱼了,我说:「妈妈你现在不能吃鱼的。」妈妈一愣,脸一红看
  了我一眼走了。
  后来,妈妈转到了公园,在一个小土坡的草坪上,我也坐到旁边不过有一米
  的距离。妈妈托着脸看着坐了很久,不知道在想什么。
  后来起风了,我提醒她有风了,回家吧,可妈妈不理我,又坐了半个小时,
  妈妈突然说:「走吧,回去吧。」这可是这么久以来妈妈第一次主动和我说话,
  我激动了好一阵,妈妈也似乎看出我的激动,目光好像柔和了许多,但还是没说
  什么。
  回到家已经6点了,我开始做晚饭,小米粥,西红柿炒鸡蛋,妈妈爱吃的青
  菜豆腐,中午我出去买的红烧排骨没有吃饭也热了热。
  这次我叫妈妈吃饭时,妈妈终于和我一起吃饭了,我的心里真的好开心啊。
  吃饭时,妈妈突然说:「脸上的长起的疥别用手抠,会留疤的。」我听了妈
  妈的话,心里好温暖,两眼一涩差点哭出来。

  妈妈看我的样子说:「好了,亏吃饭吧,都过去了,别想了。」虽然妈妈说
  话时还是面无表情,可我好感动,好开心啊。
  吃过饭妈妈没有立刻回卧室,而是坐在客厅看电视,我洗好碗,收拾完厨房
  和餐厅回卧室时妈妈叫住我,我做到妈妈对面,妈妈说:「我们谈谈吧。」我心
  里又紧张起来,很拘谨的坐着。
  妈妈说:「我想了很久,那件事不能说到底是谁的错,要说错我们都错了,
  现在再说什么,追究什么都没有用了,既然已经发生了,就让它过去吧,我们毕
  竟还是一家人,不能总被那件事压着,今后谁也不要再提那件事,更不能对其他
  的任何人提起,就当做一场噩梦吧。你也不要过于内疚,明天假期就结束了,你
  好好上班吧,这段时间你请的假太多了,别在单位造成不好的影响。我已经没事
  了,你放心吧。不过,从今往后不准你再喝酒。」
  我听了他*的话,心里也安了不少说:「妈,谢谢你原谅我,我肯定不会跟
  任何人说起的,我也不会再喝酒,我会好好上班,不过,还是让我来照顾你吧,
  毕竟还没过一个月,你的身体还虚,我做的事我起码要负点责啊。」我还想继续
  说。
  妈妈听我说负点责,脸一红狠狠地说:「你负什么责啊,是你该负的吗?你
  负的起吗?」
  我立刻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赶忙解释,可一紧张就更语无伦次了我吞吞吐
  吐的说:「不…我不是那意思…我…我只是说想…想替你分担点家…家务。」
  妈妈看着我结巴的样子,居然笑了出来,可随即又恢复了原样。我居然看到
  妈妈笑了,我紧张的心情一下放松了,我继续说:「我现在才知道你以前有多辛
  苦,爸爸不在家,你天天做家务,我都没帮一点忙,我只想以后替你分担一点,
  不让你再那么辛苦。」
  妈妈看了我一会说:「你愿意做家务我没意见,你也这么大了,也该锻炼锻
  炼了,只是不要再想那么多了,我已经想开了,你去吧,早点睡,明天该上班了。」
  我点点头起身回了卧室,妈妈进了卫生间,听声音应该是在洗澡吧。妈妈真
  的想开了吗?我们还真的能回到从前那样吗?一切还都是未知数啊!
  2005年10月8日星期六21:50晴
  今天虽然星期六,但还是得上班,因为放了7天的国庆长假,这个周六、周
  日要补出来。妈妈早上没有听我的劝阻也去上班了,虽然妈妈身体好了很多,脸
  色也少了点苍白,多了点血色,但我还是挺担心的。
  那个恶心的张主任,一上班就把我叫去批了一顿,说我有事没事乱请假,以
  后再请假必须把假条亲自交个他批才可以。这个老混蛋,一直看我不顺眼,也不
  给我姑父和老爸的面子,气死我了。
  下午哥们打电话叫我晚上出去聚聚,我拒绝了,还是早早的就回了家,把昨
  天买的那只鸡炖了炖,虽然上班了,还是要保证妈妈每天晚上都能喝上一碗鸡汤
  或骨头汤,在我看来,现在没有什么比让他*的身体尽快恢复重要。
  晚上妈妈喝汤时居然夸了我,说没想到我还会炖汤做饭,只是味道不怎么样。
  呵呵,我听了挺开心的。希望一切都好起来。
  2005年10月17日星期一22:36晴
  今天爸爸回来了,说是回来拿一个项目的论证方案,要往国家计委报,只在
  家吃了顿晚饭就往省城机场赶了,爸爸似乎每次回来都特别的紧张。
  爸爸的回来,真的让我紧张了一阵,虽然妈妈说过都不会跟任何人提起那件
  事,可我还是很担心爸爸看出什么来,好在爸爸来的匆忙,走的也匆忙,我也尽
  可能的保持平静,妈妈似乎开始有点紧张之外,一切都还不错,很平静,想往常
  爸爸回来一样,做饭、询问、唠叨、不满。
  今天我终于看到了以前的妈妈,不过她是对爸爸。虽然我们都说不再想那件
  事了,可毕竟是真实发生过的,不肯能这么快就真的忘得一干二净,我想也许一
  辈子都不可能真的忘记。
  虽然,我和妈妈已经有话说了,她也会和我一起做做家务,可毕竟不像以前
  那样亲密,哎,什么时候才能回到过去我和妈妈生活的状态啊。
  2005年10月26日星期三23:06晴
  今天和哥们几个出去吃饭了,我没有喝一点酒,答应过他*的话是一定要做
  到的,他们几个不停地劝酒,说我不够兄弟,还说我怎么突然转性了,不喝酒怎
  么能叫爷们。
  这几个真的没办法,都是从小一起玩到大的好兄弟,可我就是不能喝,说到
  天边我还是两个字「不喝」。我不但答应过妈妈,而且也自己发过誓以后绝对滴
  酒不沾。给他们几个气的够呛。
  刚才回来,妈妈在客厅看电视,看我回来有意观察了我一会,一定是在看我
  有没有喝酒,我为了证明自己,故意做到她旁边的沙发上看了会电视,妈妈看我
  没有喝酒,没说什么,看了一会电视,就回房间了。
  总体来说这一段我和他*的关系又有所缓和了,经过这一个月的调养他*的
  身体也恢复的差不多了,起码脸色已经看不到苍白了,我的心总算也放下了许多,
  但我依然会天天回家做家务,妈妈现在也不再想以前那么躲避我了,也会和我一
  起做做家务,但每次洗衣服都是我抢着洗的,毕竟刚一个月,还是不让她粘凉水
  的好。
  晚上妈妈也不会总闷在屋里了,有时和我一起看看电视,有时和以前一样到
  小区的广场上跳跳舞、散散步,而我每次都跟着她,她也没反对过。
  吃我做的饭时,也会夸我手艺有进步,看我洗衣服时,也会关心的让我歇一
  会再干,脸上的笑容也慢慢多了起来。所以,今天他们几个打电话说聚聚,我才
  没有推辞,毕竟他们已经约了我很多次了,以前每次我都推脱掉了,再不去就真
  的没法做兄弟了。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outwebsit@hotmail.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